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网易考拉推荐

无法忘却的记忆-----五月十七花儿会【原创】  

2013-07-09 01:1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十七二郎山,心宽宽的浪两天”这是一首经典的岷州花儿,记不得是谁创作的,只记得已经传唱了很久。到底多久,我也不知道,谁都不知道。只知道它还会继续的传唱下去,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肯定会更为久远。
       五月十七是岷县最大的民间会事,也是流传在岷县地方的山歌----洮岷花儿最大的传唱盛会。历史上应该是庙会,现在更多的是物资交流会。每年五月十七,四路八乡的会唱花儿的姑娘媳妇后生小伙唱把手们花枝招展,衣着整洁的齐聚县城西南的二郎山和唱应对,很是热闹。草埂上,树荫里,草坡边,土崖底,一堆堆一簇簇聚满了各式各样的花阳伞,白草帽。阳伞下,草帽底此起彼伏的飞出一声声,一曲曲凄婉尖利,悠远哀长的洮岷花儿。歌词随性,现编现唱。是劳累半年的农人心声,歌唱劳动;是爱情,憧憬未来;是人生,讴歌希望;是命运,倾诉生活。。。。引得四路八乡的山民农妇携妻带子,齐聚山城,同登二郎,倾诉块垒,讴歌生活。大街上,山路上,山坡上,树荫底,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人声鼎沸。饭馆前,店面内,地摊旁,果摊边,热气腾腾,卖声如雷,人影涌动,声传九霄。这一天,山城笼罩在花儿的海洋,人的浪潮。这已经是几年前的盛况了。今年的二郎山冷清了许多,由于上山正在建设,到处是尚未完工的建设工地,为安全期间,上山的道路被封闭了。
      记忆中去县城看十七是我们幼小心灵的期盼,记忆中二郎山是农家少年永恒的圣山!
      在那个凄楚贫寒的岁月,在岷县,在岷县的农村的农家少年,一年能不能有机会去县城看五月十七是心灵深处很深的期盼!五月十七是孩子半年劳动表现,更是农家一年收入的晴雨表!
      农历三月一到,院中的老杏树开出了粉红浓密的花朵,枝头少不了蜂飞蝶舞,鸟语花香。晴明的午后,在放羊放牛时,当牛羊吃饱了之后,或者是割草回家的空闲抑或是吃过晚饭的傍晚闲暇,我们聚在一起玩耍是免不了要提起看十七,大家坐在田埂上或者聚在大门洞里憧憬着五月十七或回忆着去年的五月十七的热闹快乐。当然首要的是看会的盘缠,于是就开始想着法子攒钱:昨天晚上帮家里灌煤油,大人给了四毛钱,一斤煤油三毛七分,应该找三分零钱,营业员找错了,找了五分钱,满心欢喜的回家,幸好大人没要,于是就有了五分钱,一定要藏好。大家在巷子里玩,一不留神,居然拾到了一分钱,很高兴。当然,虽然我们也唱“我到马路边,拾到一分钱。。。。。。。”。但是,我们是绝不会把拾到的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的,主要还是农村没有警察,更主要的是我们没有拾到钱交给警察的习惯。中午,黑母鸡和黄母鸡居然都下了一个蛋,自然,一个蛋必须要放到粮食柜里,另一个,嘿嘿,就会悄悄的装在自己衣兜里,幸好,路上来了个烂头发换针头线脑的小贩子,悄悄的凑过去掏出鸡蛋换一毛钱,当然是绝对不能让邻居看到的。晚上大人回来了问鸡下蛋的事情,就一口咬定黑母鸡下了蛋,黄母鸡没下蛋。大人怀疑的问过几次就不再追问,于是又有了一毛钱,心里很高兴。几个月下来,只要机会抓的好,就会攒几毛钱。
      好不容易到了五月,我们干活更卖力了,每天都勤快的跟着大人下地,割草,放羊,锄田,努力的完成大人交给的和自己应该干的农活,就是为了给大人留一个好印象好让去看十七。这段时间,是绝对不能干一件让大人不高兴的事,否则,看五月十七的机会就没了。大人看穿了我们的心思,故意有一没一的说谁干活卖力谁今年就去看五月十七。
      于是,我们干活更卖力了! 
      时间一刻不停的推移,终于到了五月十六了!路上碰到从县城回来的人给别人谝“城里今年人真多,来了马戏团和动物园,太热闹了。”还故意渲染热闹的场面。我们竖起耳朵听,心突突突的直跳。晚上,大家聚在大门洞里,高兴的想象马戏团和动物园,一个个像真的看过一般热火朝天的谈论的很起劲,很晚才散场回家睡觉。
       第二天早上,天刚麻麻亮,我们就起床了。大人们像往常一样习惯的安排谁去放羊,谁去割草或者干别的什么农活。竟然绝口不提看五月十七的事,居然好像忘了今天是五月十七。于是,心情差到了极点,极不情愿的极其冷淡的答应着就是不去干活。大人们生气了,板着面孔呵斥,只好极不情愿的赶着羊往外走,眼里含满了眼泪。怕出门让人看到,只好偷偷的用衣袖擦掉。老羊走的稍微慢了点,就使劲的用棍子追着抽打。一出门,正好碰到明军和慈彩也赶着牛去放,我们三个就一起去山坡上放牛羊,大家一言不发,只生气的死劲的打不好好走路的牛羊。
      太阳出来了,我们在山坡上老远看见村庄道路上已经有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去看十七。心情严重的 差,大家很少说话。忽然,我看见路边有人朝上山走来,近了,是大哥和慈彩的父亲。大哥让我回家,慈彩的父亲给了慈彩一元钱让他去看十七。
       只有明军和他们两个一起放牛羊。
       我们两个飞快的往家里跑。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回家,父亲看着我问“看五月十七去不去?”“去不去都成呢”我低着头怯怯的回答,眼睛偷偷的瞄着他的眼。全没有平日的自信。父亲笑了笑,拿出一元钱给了我,又拿出两元钱给了三哥。三哥一年四季放羊,贡献大,每年五月十七天定必去,而且给两元钱,我当然没有他的待遇高。给完钱,父亲严肃的对我们说“以后要好好劳动”。“好!”我高声回答道,心情特别的好,飞快的跑到草房中,假装帮母亲抱做早饭的柴禾,趁大家不注意,迅速的取出我攒下的五毛钱,若无其事的把柴禾抱到了厨房然后飞快的奔出大门,几个好朋友正焦急的在大门口等我,我们就一起飞快的往路上跑,我忽然想起昨晚和社娃商量好一起去。社娃和我最要好,我们就去社娃家。社娃正哭着向他爸要钱,他爸只给一元钱,他硬要两元。我知道他自己有一元钱,就劝他,他偷偷的向我使眼色,我就不再劝了。社娃哭着和他爸嚷,他爸生气了,就拿起棍子打他,社娃边跑边骂,跑远了拿起石头打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又气又没办法,只好去邻居家借了一元钱。社娃怕打不敢来取钱,他父亲将两元钱给了我,骂骂咧咧的蹲在门槛上抽旱烟。我把钱交给了社娃,他高兴的笑了,我们大家也高兴的笑了,于是我们有说有笑的沿公路一路小跑的往二十公里以外的县城进发。。。。
       在那个凄楚贫寒的年代,年复一年的五月十七,曾经演绎过多少令人心酸的悲怆故事!多少年过去了,当我们回忆往事的时候,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一元钱背后那沉甸甸的记忆!
       那个年代的甘川公路寂静了许多,全不是现在车水马龙的景象。道路两旁高大整齐的白杨树在晨光清风中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密密扎扎的枝丫上总有一群群的或大或小知名不知名的鸟雀在欢快的盘旋起伏,啁啾鸣叫。我们就掏出弹弓边走边打,惊得们四散飞窜。公路两旁平整的田地上麦浪翻滚,豆花飘香,让人心旷神怡,沿途时不时的还会碰到几只洁白或青灰的鸭子在路边的小河中畅游嬉闹,引得我们不断的驻足观望,当然,碰到更多的是和我们一样兴高采烈的三五成群连续不断的年龄相仿或不相仿的男男女女的同样去县城看五月十七的人群。
       到了,人真多,街道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大多是和我们一样从四路八乡聚集来看五月十七的乡下农民,那时候,我们一年就进一两趟县城,对什么都很新鲜,大家叽叽喳喳指点着看到和听到的新鲜的东西,飞快的在喧闹的人群中穿梭前行。我们 先来到广场里,那里可是我们最向往的杂技团和动物园的地方。杂技团有飞车走壁,一个人收两毛钱,太贵,我们在门口商量了好半天,小孩子也两毛钱,不少价。于是每人一毛钱去看动物园,老虎,狼,狐狸,秃鹫,画眉,我们一样样的看,边看边叽叽喳喳的评论,看得津津有味,评论得热火朝天,当然看得最多的还是猴子,一只小猴子在一截竖立的木桩上上上下下,跳跃,荡秋千,我们看得正起劲,管理员来了,我们已经超过了时间,被人家赶了出来,一边往外走我们还依然恋恋不舍的回头看小猴子。
       二郎山是每年必去的地方。出了动物园,每人称一毛钱的葵花籽或者买一毛钱的水果糖,彼此分给伙伴一些共同分享,水果糖很便宜,一毛钱八个。大家边吃边往二郎山上走。上山的人很多,山路上熙熙攘攘的很拥挤,好不容易上到头寨子,密密麻麻的站着蹲着好多的人,有好多人簇拥着唱把手唱花儿,听花儿的人更多,男男女女的围得水泄不通,有人在拿着录音机挤在人群中录音。唱得好还会有人给唱把手给冰糖。我们亲眼看到一个中年人把一块两个手指大小的冰糖递给了阳伞下唱花儿的人。看得我们只咽涎水,要知道我们虽然认得冰糖,却只能到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一点,平时是没得吃的。“我们也唱,挣冰糖”有人提议,大家附和。平日间大家一块放牛放羊,基本上都会唱,尕兄雄和玉平唱得最好,特别是尕兄雄的音特别高-----十多年后他们两个参加县上组织的花儿大奖赛还挣过几次奖,尕兄雄还挣过一个电视机。找了个地方站好,兄雄开始唱起来“二郎山的红尖柳,我唱花儿你甭瞅”,歌声凄婉高亢,悠长凄美。“好”有人开始喝彩,旁边的人围了过来。马上挤作一团把我们围在中间,玉平跟着唱“手拿柴镰割草呢,把你等了一早西”。有人提议旁边一群女孩对唱,于是一个女唱把手唱到“青冈沿条生铁串,哪里乡亲我没见,远路人,释迦佛爷报名唤。”大家商量了一下,现编现唱,先由兄雄应唱“斧头剁了青冈木,我唱花儿凭兴趣,众乡亲,我是二郎山上浪会的”“好”有人又喝彩,有人拿着录音机要录制,我们都觉得很难为情,不敢唱了。围观的人更多了,我们被挤在中间,热烘烘的很难受,大家都用手紧紧的攥住衣兜里的盘缠,防止挤在人群中的扒手偷钱。有人开始鼓励“尕唱把手,好好唱啥!”有人给了兄雄一块冰糖。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选几个人每人一句联唱,主要是联唱大家都轻松,不吃力。唱了几句,又有人给了一块冰糖,我们很高兴,又唱了一会。人太多太挤,中午过了,肚子有点饿,我们被挤在人群里,热的大汗淋漓,于是,我们就不唱了,人群散了。大家高高兴兴的一边谈论一边吃着冰糖下山。口太渴,路边有个年龄相仿的孩子在卖糖精水,小杯一分钱,大杯二分钱,买了三大杯,大家每人一口,喝完了,有人狡猾的说“糖精太少,不甜,应该再加一杯!”卖水的孩子不加,于是我们就争吵,我们人多,他害怕了,就喊家里人。一个中年妇女从家里走了出来。我们就和她辩论,她很不耐烦,就加了一杯,但是没有糖精,我们装出很委屈的样子喝完,急忙走开,然后就偷偷的笑,笑声中充满胜利的快乐。
      路过西瓜摊,卖瓜的将西瓜切成一片片的摆满了方桌,猩红的瓜瓤十分诱人,花一毛钱买一片,咬一口甜津津的甜透心脾,于是捧在手里仔细的吃,连同硬硬的瓜子一股脑儿吞进肚里,只剩下一块涩涩的西瓜皮。要知道,这是我们一年能吃到的唯一的一块西瓜。下一块西瓜什么时候能成,我们不知道,谁都不知道。
      转了半天,肚子很饿了,就去吃饭。一碗臊子面三毛钱,开馆子的特别热情,于是我们每人吃了一碗,觉得特别香。有人嫌贵,认为把我们哄了,于是就拼命的往碗里倒醋,降低成本。
      下午,天上起云彩了,我们也转累了,怕下雨,就准备回家。于是就化三四毛钱买些自己家里没有的面包,水果,菜瓜,萝卜
什么的带回家去,给家里没有看十七的人吃。买多买少要看家里人员多少,最起码每人要有一个,谁都不会自己把一元钱全部花完后空手回家。买好后,拖着疲乏的双腿慢慢往回家走,虽然很累,但是大家心情特别好,一路上快乐的交流着一天的见闻和感受。。。。。。
       傍晚,我们疲惫的回到家里,母亲正焦急的在门口等待。一见面,先递上在城里买回来的面包或水果,全家人高高兴兴的坐在一起分享,我们高高兴兴的讲述着快乐的见闻,农家小院充满了快乐的空气。母亲等全家人到齐了,就开始端早已准备好的晚饭,一家人在一起快快乐乐的吃晚饭。这就是那个年代的农家孩子,虽然清苦,心中永远牵挂着父母,永远潜藏在清贫的家和浓浓的亲情,朴素而浓烈,浅淡却不失悠远!
       吃过晚饭,我们聚在大门洞里高高兴兴的谈论着一天的见闻,明军和没去看十七的几个在旁边一声不响的静静的听。
       其后的几天,我们都会以十二分的热情努力的劳动,以回报大人的厚爱!
       这就是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悲怆而快乐的五月十七,一个农家孩子记忆深处永恒期盼的欢乐却酸楚的日子,一元钱的五月十七。悲怆,凄寒,悠远,快乐,浓缩着生活,积淀着人生。。。。。
        后来,伴随着年复一年的五月十七,我们一天天的长大,一天天长大的我们依然年复一年的期盼着心中的五月十七。一天天长大的我们依然在努力的劳动,拼命的干活。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凄苦贫寒的农家小院也在一天天悄悄的裂变。至少父母不再为一元钱的五月十七盘缠而绞尽脑汁,愁眉不展。我们也不再为五月十七的盘缠而流下酸楚的泪。在父母日渐苍老的背影中和我们日渐长高的身影中,五月十七的盘缠也一年年增加,一元,两元,五元,十元。。。。。。去看五月十七的甘川公路上也已不再是络绎不绝的步行者的身影,年复一年的裂变成了依然络绎不绝的自行车,农用三轮车,摩托车,面包车,小轿车和公交车。。。。。
       在岁月的交融变迁中,我离开了伴随我成长的凄楚贫寒却醇厚欢快的农家小院,离开了梦魂牵绕的低矮熟悉的老屋,融进了曾经无比新奇胆怯却无比向往的小县城。曾经陪伴我和我一样热切期盼五月十七的我的伙伴----我的兄弟们也已经年复一年的一如候鸟般的离开了我们共同守望的小山村,离开了老屋。融入了南来北往的劳务大军,远走他乡的追寻着自己的理想,开创着属于自己的未来,为自己,为父母,为那一方生养我们的热土。。。。好多年了,我们都已经不再传唱那熟悉而凄厉哀婉的花儿,只是在每年的五月十七,他们----我的兄弟们---不管身在哪里,都会在做工之余的闲暇或傍晚还会唱几曲随性而编的洮岷花儿,表达着对父母,对亲人,对家的思念。勾画着对二郎山的记忆,勾画着对记忆的思念。我远在他乡的兄弟,是否一如我一样也在思念那段曾经一起走过的凄楚悲寒的岁月?
       徜徉在五月十七的早已熟悉的二郎山崎岖的山路,沿途依然是三三两两的登山的人群,一如曾经的我们一样满脸洋溢着欢快的笑容,只是比曾经的我们多了几分自信,没有了胆怯。抚摸着那颗业已长高几倍的棠梨树低垂下土崖底的枝丫,曾经的欢笑映入脑海,多年的记忆依然清晰,依然挥之不去。
        我曾经的伙伴,远走他乡的我的兄弟们,你们还好吗?
        于是想起了那首耳熟能详的经典洮岷花儿“凉水泉里起烟雾,烟雾冒过檀香树,到前走是云遮雾,往后退是难还步。”
        梦里家乡,你在哪里?
        乡愁,是五月十七花儿会上父亲布满老茧的手中那张散发着浓烈汗味的皱巴巴沉甸甸的一元的纸币。。。。。。
               
                                                              
                                                        时2013年农历5月19日午夜1:00,改成于农历六月初一日午夜1:30于清笔阁?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