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迭藏河【原创】  

2013-05-30 08:4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 ,那里有条美丽的河。。。。。。”记不得是哪首歌的歌词,只依稀记得好像是韩红唱的。但这两句绝对是我唱的,因为我的习惯是边敲键盘边哼歌曲,这会很惬意的,不信你也试试。我的家乡不在日喀则,却也有一条美丽的河。和韩红不一样的是我的家乡的美丽的河是有名字的,叫迭藏河,在甘肃岷县。
       每当我哼起这首歌词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抬头注视遥远的迭藏河的方向,那里有我魂牵梦绕的家乡,还有我苍老的爹娘,更有我清寒却快乐的童年。数十年来,明澈清丽的迭藏河水总在我的心头流淌,划过指尖,淌过小腿,漫过胸部,流进我的心田,洗去我身上的污垢,涤荡我心灵的尘埃,陪伴我走近那段记忆的岁月。
       迭藏河因 跌落了取经高僧唐玄藏而得名,老人们说的。据说那个演绎了西游记而尽人皆知的唐朝和尚历经磨难取得真经兴高采烈地返回东土大唐时,佛祖如来经过掐算认为他功德尚未圆满,于是略施法术使其跌落云端掉入下面湍急的河水中,致使经文淋湿,也使那个平日文质彬彬的大唐高僧灰头土脸,很没面子。这一跌,却让我家乡的美丽的河水有了一个隽永流长的名字。据说,大唐高僧晾嗮过经文的大石头---凉经台就在河的下游,据说被笨手笨脚的猪悟能撕碎粘在巨石上的经文经过几百上千年的风吹雨淋幻化成了几块斑白而美丽的石锈,还能依稀辨得出文字。据说因为得到了佛经真传,所以古岷州佛教十分盛行,大大小小的佛教寺院有好几十座。记忆中小时候,我们曾按照老人的说法结伴顺着河流 寻找过好几次,终因路途太远要么兴趣消散要么肚子饿了没有走完河流都无功而返。记忆中沿途确乎碰到过几个硕大平整的巨石,依稀记得巨石上确乎有很深的石锈,只是都是些灰黑的极其常见的石苔锈,没有一处是发白的,更没有一处有依稀的文字样,所以我们每次都很失望。倒是每次当我们拖着饥饿的肚子和疲惫的双腿回家时却因误了放牛羊或割牛草或洗洋芋拔猪草得到了大人严厉的怒斥或几个耳光或屁股上几脚的奖赏,于是只好继续饿着肚子聚在一起抱怨。没办法,那个年代的农家孩子除了好好干活是不能有与生活无关的爱好和好奇的,更不能任性。
      农活,才是那个年代农家孩子最大的爱好!
      记忆中迭藏河水比现在要大得多,却总是那么明净清澈,就算是夏天连续阴雨后河水暴涨了也只是略显得青灰湍急,巨浪翻滚。却很少如现在这般浑浊  。岸上的沙堤上有山民手栽的成排的护堤白杨或柳树一年四季的疯长,树间总盘旋起落着成群的麻雀野鸟,一年四季总有鸟雀啁啾鸣叫,几株高大的白杨树上总有几个硕大的喜鹊窝,窝旁的枝丫间总有几只喜鹊在欢快的叽叽喳喳。河中的沙洲上长满了低矮的沙棘,沙柳和修长而稀疏的水草,总有一群群水鸟在忽高忽低的飞旋觅食,间或有几只野鸭在很远的水面上游走,偶尔还会碰到一两只灰白的鹭鸶或其他什么少见的水鸟或掉队的大雁在来回的踱步,引得馋嘴的猎人和好奇的孩子追打。
     在那个凄楚悲寒的岁月,农家的孩子除了早早学着干农活外,是没有太多的书可读,更不会上幼儿园。因为经济拮据,不会有钱买玩具。在岁月的年轮中,我们一天天清苦的长大。迭藏河,我的母亲河,才是陪伴我成长的最好的玩具!
      当江南拂堤杨柳醉春烟的二月到来的时候,处在西北偏僻而贫穷的小山村前的迭藏河面上的冰开始慢慢融化,寂静了一冬的小溪 开始涓涓的流淌 ,蜷缩在冰底的鱼儿随着青蛙的喊叫也开始舒展筋骨。晴明的午后或下午,我们相约去河边抓鱼,每人找一个废弃的玻璃瓶,趁大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家门,飞快地往河边跑去。那是谁,因为太兴奋一不留神被脚下的石块拌了一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拍起了一巷道的尘土慢慢散开,手中的玻璃瓶被甩了很远,幸好,没摔破。同伴急忙跑过来拉起,帮着拍身上的土,另一个帮着捡起甩出大老远的瓶子。被摔者站起来狠狠的踢了一下拌他的石块,石块迅速的飞过去撞在路边墙上又弹回了路上。被摔者沮丧着脸一瘸一拐的跟着大伙一起向河边走去。大河水深,鱼儿太快抓不住,我们就在小分叉或支流小溪中慢慢寻找,轻轻的翻开石头,一个一个的细心寻找,小溪里没有面鱼,只有小狗鱼,长着几根胡须,懒洋洋的趴在水底的石头底下,虽然尽量的轻,鱼儿还是感觉到了,尾巴迅速一甩,水底的淤泥被掀起来,水被搅浑了,鱼儿想趁机逃走,水很浅,我死死的盯着,瞅准了,猛地一把,连着河底的淤泥一把抓起,“逮着了,逮着了。”我兴奋的大喊,引得同伴们跑过来看,鱼儿死劲的挣扎,我换了个手,甩掉手里的淤泥石沙,轻握着鱼儿在水里洗净。爱军帮我洗好了瓶子,灌了一瓶子干净的河水,我轻轻的把鱼儿放了进去,隔着玻璃瓶,鱼儿惊恐的来回乱游,我高兴的快活的笑,同伴们羡慕的快活的笑,欢快的笑声惊得几只刚刚苏醒的青蛙四处乱跳。
     大家来来回回顺河找了几个来回,都抓了七八条鱼,大家都很高兴  ,也走累了,就开始耍水,找一个有落差的地方,用手扒开淤泥引一条小水流盖磨,先找一块整齐的小平石板,让水从上面流过,再在平石板两边各立一块整齐的石块挡住不让水从两边乱流,然后沿两个石块筑小坝,把水引到平石板上,形成一个小瀑布,,瀑布下面再用一块薄石片按一定的仰角放好,小瀑布的水打在上面就会形成一个薄薄的水帘,很是好看。小水流中有时还会有小鱼自投罗网。
     傍晚时分,耍累了,也耍饿了。我们兴高采烈的拿着装着小鱼的瓶子有说有笑的回家。
      捉鱼和盖磨是那个年代农家孩子春天里最好的 幼儿园,给我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一场场无法抹去的欢快的记忆! 
      夏天到了,火热的艳阳炙烤着大地,地里的庄稼疯狂的成长,盖过了脚髁,漫过了小腿,迅速的拔节,抽穗。田野里一碧千里,农人们忙着拔草,伺弄  。清净明澈的迭藏河温润的缓缓流淌,水温在艳阳的炙烤下慢慢升高,不再那么冰凉。牛羊吃饱了,怕热的把头聚在一起纳凉。
       中午,我们趁大人下地干活,偷偷的把牛羊 赶回家捲在圈里或者看门时收了晒干的柴草或粮食相约去迭藏河里游泳。游泳,我们叫打搅水。一阵小跑就来到了河边,河上有一座小桥,说小,也不小,足有两丈高,桥下,有一个深水潭,冒过我们的头顶,正是游泳的好去处。农家孩子夏天穿的很少,一路上早已经解好了纽扣,要比看谁先下水,大家一哄跳下小坝,顷刻间脱得赤条条的,也没有什么顾忌,一个猛子扎到了水中。“咕隆”耳朵里灌了水,什么都听不见了,只记得拼命的划水,蹬水,平静的水面沸腾起来,在我们的蹬划下掀起一个个白花花的浪花,借着水流的力量我们迅速的向下游浅水区游动。那是谁?最先游出了潭窝,小屁股露出了水面,于是,脚蹬河底站了起来,迅速用双手抹了一下脸,一边大口大口的开始喘气一边回望身后的伙伴,蓬乱的长头发在水的浸泡下紧紧的黏在头颈,脖子上,油光油亮的,大家都游出来了,纷纷站了起来,喘着气,说着话,互相用手浇水打水仗,水面上又是一阵喧嚣。。。。。“女孩”有人大声的喊,这才发现不远处有几个小姑娘在洗衣服,大家慌忙蹲在水里,嘴里开始骂,赶女孩们走远,有几个开始找石头乱扔着打,女孩们害羞的拿上衣服往下游跑,有一个胆小的被吓得边哭边跑,嘴里不停的骂扔石头打她们的其中一个的父亲名字。。。。。。
       女孩们跑远了,大家重又站起来,这回不会乱跳水,开始比看谁捂水的距离长。大家开始比着从丈把高的桥墩上往水里跳,有几个水性不好的把帽子在水里溅湿了用嘴吹瘪拿在手里当救生圈,年龄小不会水的趴在河边的浅水处扑通扑通的甩腿子,溅起了一朵朵泛白的浪花,惹得大家哈哈只笑,欢快的笑声在迭藏河面上和着流水的声音欢快的飘荡!
       三三两两的又来了一些年龄相仿的别的小孩,大家经常在一起打搅水,都认识,河里的人更多了,河面上更热闹了。各自开始推选代表比赛各种打搅水的新花样,有的比捂水的距离,我们一组爱军最好,我们胜利了。有的 比淌死娃娃,闭住气浑身放松手脚不动任由水淌着走,看谁最远;有的开始学虾米游,侧着身用一侧的手和脚拨水往前游;有的比捞石头,先在岸上找一块白石头,投在潭窝中沉底,然后一个猛子扎进去找,看谁找得快,由于水底浮力大,很不容易沉到底部,还有必须睁开眼睛,要不看不见会捞错,在河底下睁开眼睛,眼睛会有点涩;有的开始比在桥墩的什么部位敢往下跳,爬的最高的最勇敢。比了几次都差不多,分不出高下。我们欢快的叫喊声惹得桥上一群过往行人驻足观看,有了观众,我们玩的更起劲了,也更放肆了。玉平来到桥顶,大声喊“让开,我跳下来了。”桥面离河面足有两丈多高,大家都愣住了,急忙躲开 。我怕摔着,急忙喊“别逞能。”话音未落,只听得“呀。。”的一声,玉平像一捆掉落的麦捆般从两丈多高的桥面上跳了下来,“扑通”一声落进了潭窝中不见了,水面溅起了一个两米多高的泛白的浪花,浇了我们大家一身。好一会儿,才从下游的浅水中冒了出来,抹着脸上的水大口的喘气,肚皮和胸部上泛起了一大片的粉红,大家都欢快的哈哈哈大笑。我游过去问:“疼不疼?”“没事,他妈的水皮真硬,打得爷的肚皮疼。”听他说没事,又有几个胆大的也登上桥面往下跳。
      大家退出桥下的潭窝站在浅水处欢快的看大胆的在桥上往下跳,一个水性不好的在潭窝旁边慢慢的练习,一不留神脚下一滑掉进了深潭,由于紧张手脚慌乱的胡乱拍打,扑腾,溅起一簇簇的水花,嘴里慌乱的喊“救。。。”,还没还完,嘴里被灌进了几口水,人便沉入了水底。“淹着了”谁喊了一声。万强水性最好,飞快的跑过去,一个猛子扎进去,用一只手抱着落水者的腰,另一个手连续几下便划出了潭窝,送到了岸上。落水者使劲的咳了几个咳嗽,神情沮丧的坐在岸边的石块上不停的吐唾沫,吐了几下,神情沮丧的拿一块小石片贴在耳朵上,歪着头用另一块石子敲打着涳耳朵里的水。几个同伴围在旁边一边安慰一边讲解游泳的要领。
      打搅水真的很容易让人饿。 玩了大半天,耍累了,肚子也开始饿了。于是大家都上了岸,湿漉漉的身子在轻微的河风中冷的直打寒颤,大家把河滩上太阳晒得很烫的青石片 拼在一起拼成“石炕”,趴在上面晒,一边晒一边交流,大家都显得非常快活。日子长了,大家都脊背和后脖子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
      太阳很好,不大工夫,身上的水珠晒干了。炽热的夏日阳光晒在裸露的身躯上暖洋洋的,背上肩上有点发烫。大家开始三三两两的在河滩上玩。河坝底下有一股清澈的细流,积了几坑水,不深,下端连着大河。正是鱼儿繁殖的季节,水坑里有好多刚孵化不久的小面鱼在欢快的游动,大家开始捉小鱼,有人用石块砌成小坝把小鱼驱赶到更浅的地方捉,有人把帽子淋湿了当渔网。小面鱼很机灵,速度又快,很不容易捉着,上上下下好几趟,终于捉了几条,于是在河边找来丢弃的玻璃瓶或者塑料袋,灌好水把小面鱼放了进去,捉到的人快乐的边看边笑,没捉着的羡慕的边看边笑。总之,大家都很快乐。
      太阳慢慢的斜了,大家穿好衣服陆续回家,有的相约割牛草,有的相约放羊,还有的去干别的什么事情,玩得这么高兴大家都要主动找些活干,大人知道了才不会挨骂。迭藏河又恢复了平静恬淡。
       美丽的迭藏河用她那温润明净,淡绿透亮接纳了孩子们盛夏的欢愉,点缀着我们凄苦辛劳却无比欢乐的童年,甚至更为久远悠长的记忆。
       繁忙而艰辛的秋天过去了,凄楚严寒的冬季到来了。大地一片萧瑟,农人们忙完了最后一点活,进入了冰冷漫长的农闲季节,孩子们也进入了寒冷却快乐的时光,大家聚在随便一家的空荡荡的乡场上玩游戏,打盖(用片石做出来的玩具),踢毽子,拉蛋蛋(蛋蛋:方言,用石块打磨加工出来的圆球,大小不一,每两个同样大小的是一对,用脚滚着玩赌东西。)当然,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开冰车,摸鱼。
       隆冬季节,明澈清净的迭藏河失去了往日的温润洁净,水流小了许多,快封冻前总会有人冒着严寒用石块截窄河面用背篼搭鱼。封冻了,河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甲,河水失去了往日的欢快。沙汀上被流水守护了一年的灌木杂草被勤快的农妇戗割殆尽,偶尔一两声瑟索的鸟鸣愈显得河面的空旷寂寥。冬日冰冷的阳光下冰甲晶莹剔透,冰底下偶尔会有一两条鱼儿清晰可见的缓慢游走。我们就忙着做冰车,最基本的做法是先找两段直径十公分大小二尺以上长的直木棒,削去两边和上面,使其三面变方,着地的一面不削只把两端削成斜面,以减小阻力,然后找几块大人不用的旧木板横着钉在直木棒上,在着地的一面顺着木棒钉上铁丝,减少行进的阻力,基本就做好了,当然要精致还有好多种做法。冰车做好了,还要做握锥,最好是废弃的勺子把,在勺子把手握的一段按一段木棒,长短根据自己的个子和臂膀,另一端除去勺子后轧尖,打磨锋利,握锥要一对。冰车做好了,我们都高兴的扛着冰车去河上开,几趟下来,下边的铁丝磨光了,技术也熟练了,就开始比赛,大家并排着坐好,一声令下,大家死命的用握锥推着冰面前进,冰车飞快的在冰面上滑行,累了,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出来的热气在严冬中迅速凝结成白气,旋即被丢在了身后。前面的一个急刹车,后面的来不及躲避,连续的追尾了,好几个人都被撞翻在明亮溜滑的冰面上,刚爬起来又被溜滑的冰面滑倒压在了别人身上,惹得大家一阵哄笑,欢快的笑声在寂寥空旷的冰面上回荡,惊得躲在草丛中一只野鸡咯咯叫着慌乱的飞向远方,我们急忙在沙滩上捡起没有冻住的石子胡乱的追打。。。。。。有同伴被锋利的握锥刺破了脸颊,血流不止,大家忙着找棉花,棉衣裤是刚换的,只好将袖口上撕一个洞,撕出些棉花,用火柴点燃了,将烧尽的灰压在了伤口上,血止住了,同伴疼的嗷嗷的叫。。。。。。。
       夜幕降临了,我们怀着愉快的心情拖着疲惫的身子和饥饿的肚子往回赶,人人免不了灰头土脸,只是要紧的是衣服绝不能破,破了也绝不能让大人知道。在那个物质极缺的年代,人的身体是不重要的,身体上破几个口子是极其平常的事,衣服上破那怕是一个洞也是很严重的事,必然会招致一顿呵斥或者几个耳光的,甚至更为严厉的惩罚。
      天气晴朗的中午或午后有时候我们会去迭藏河边砸鱼,几个人拿了斧头和镢头,找一处河中间没有封冻的地方----冬天,天气寒冷,河水小了,平时赖在深水中的大鱼会在靠岸的冰底的石头下越冬。用斧头砸破冰层,用镢头推开冰块堵住水流,也堵住鱼儿不让逃跑,然后挽起袖口,趴在冰面上顺着冰底摸鱼,摸一会儿再砸,再摸。冬天的鱼活动很慢,摸着了,死命攥住,迅速的捞上来,鱼儿要逃生,死命的挣扎,有时会掉在冰面上,旁边的人看到了,快速的下手一撅头,冰屑四溅,鱼儿挨了重重的一下,不动了,只有尾巴不断地摇摆。几趟下来,手臂在冰冷的河水中冻得通红几乎失去了知觉。于是大家轮流着砸冰,轮流着摸,半天下来,会摸到七八条鱼,运气好还会多,有时还会碰到一两条手腕粗的大鱼。摸累了也饿了,回去偷一点清油,看谁家大人刚好不在,就开始生火炸鱼,不大工夫,鱼炸熟了,大家就着灶头抢着吃,虽然每个人吃不了几口,但大家都很快乐,吃得津津有味。
       时间的年轮在一天天推移,走过了盛夏,碾过了严冬,迎来了酷暑,送走了严寒,在时间的的沙漏中,我们一天天成长,在岁月的风雨下,我们慢慢长大。
       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迭藏河水一刻也不曾停息的流淌,流淌在时间老人的指缝中,流淌在四季轮回的寒暑变迁中,流淌在我们哀婉凄美却一天天厚重的生命中。慢慢消解,慢慢枯寂,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日渐凝固的血液,等待着岁月致命的检验,在人类的过度索取下,河床已经支离破碎,河水已经浑浊不堪,像一个苍老不堪的老太婆让岁月的年轮雕刻得面目全非,无情的掩盖了她曾经迷人的笑魇。
       这不是一个农家少年的童年趣事,这只是曾经一段岁月的追溯,为自己,为同伴,为我们业已苍老的爹娘,更为这一方交融我喜怒哀乐的依然深爱的土地!
       
        
                                                                                                        时2013年5月30日早晨8:00于清笔阁    
            永远的迭藏河【原创】 - 清江月 - 清江月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