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网易考拉推荐

无法忘却的记忆----又见杏儿熟了【原创】  

2011-08-07 00:5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真快,翻眼就到了农历六月,不经意中地里的麦田开始泛黄,渐渐露出了秋的盛装。人到中年,就像地里发黄的麦穗,熟不熟都到了收获的季节。或许是司空见惯了岁月的流逝,一切总感到那么的不经意。

        清晨起来,沿着公路走一圈,最近有了这样一个习惯,也是不经意中形成的,也就是随便走走,散散步,没有甚么目的,最大也就是想吃个早点。路过小南门时,有一群早起的人围着几个村姑媳妇嘈嘈嚷嚷的讨价还价,好奇的凑近去看看热闹。是杏儿,满满的一竹筐,黄灿灿的,很诱人。显然卖杏儿的村姑很懂得杏儿要鲜,天刚亮采摘的,还带着淡淡的露珠。很内行的瞅了一眼,就知道这筐杏儿不错,一定是离核的(但凡杏儿有两种,一种是成熟时果肉和果核是分离的,我们叫离核的,吃起来不粘;一种是成熟时果肉和果核粘在一起,我们叫粘核子,吃起来粘粘糊糊的,都不喜欢。现在我们的方言里对某人办事不利索,拖泥带水叫粘核子),甜中一定会带着酸味。想起酸,口中早就弥漫起太过熟悉的杏儿的酸味,忍不住充满了唾津。于是匆匆走开,我是不会花钱买杏儿的,因为家里有,而且好多,光杏树就有好几条,早年间,母亲心细,每年都会摘好几筐,送给邻居一些,吃不完的还会晒好多干杏,放到过年的时候吃。我不会买杏儿,还因为早年间我就是卖杏儿的。那时候,交通不发达,苹果西瓜的很少,集市上水果很少,乡村很普通的杏儿已经是不错的水果了。所以每到杏儿成熟度季节,逢集日我都会摘一筐鲜杏儿提到集市上去买,虽然很便宜,每集却也能买几元钱补贴家用。那时候家里穷,母亲很会过活,不让家里的一分钱都流失,我摘好杏儿时她总会数数,等我赶集回来就又和我算钱数,对我们管得很严。严归严,但我总会在她严密的监视中弄到一毛二毛私房钱,所以我也很乐意卖杏儿。

         所以惊奇不是因为杏儿本身,而是因为时间总在手指间不经意的飞快流逝,穿过人群不觉惊疑的自语“前几天明明我回家杏儿还很青涩,怎么人家的这么快就熟了呢?”。于是掐指算了算,哦,已经六月天了,是该熟了呀。原来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家了,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看望日渐苍老的我的爹娘了!

         我的最近一次回家是在本年的四月初。那时候家里的杏儿还只有拇指大小,和往常一样一回家我总要去园子里转转,会向孩提时候一样爬上熟悉的杏树吃个够,直到让青涩的杏儿酸倒了牙齿才肯罢手,家里人和邻居看到总会笑我。好多年了,我一直保持这样一个习惯。我们家的杏树很多,但留在我的记忆中最主要的有几棵。首先当属大杏树,说大,是因为它活着的时候是我家方圆几十户人家杏树中最大的,记忆中两个人合抱不住,母亲说是我奶奶年轻时候栽的。记忆中的大杏树很伟岸,粗粗的主枝在丈余高处才分出大小不一的枝干,树冠很大也很浓密,一层层一簇簇的堆积着,远远望去像一个硕大的伞盖静静的蜷缩在院墙边的角落里遮住了很大的一块院子,倘使夏天,硕大的树荫遮得半院凉丝丝的,雨丝自然也透不下来,于是一年四季树下总会被母亲堆积上烧火烧炕的柴禾干草或者几样农具,总会有一个碾场用的碌毒,在岁月的推移中会有一小半陷在地里,树下的院子总是平平整整的,就是我们一群小伙伴的乐园。大杏树的枝干很粗壮,上面粗糙的布满裂纹的树皮,有几个岁月剥蚀的疤痕浅浅的布在上面,像记忆中奶奶同样被岁月剥蚀的布满皱纹的苍老的脸。夏天的时候,树干总是湿漉漉的布满了苔藓,滑滑的,让人无法爬上树去摘杏儿。树皮的疤痕里总会藏着几只蜈蚣蚰蜒小虫什么的,引得农家小院的鸡们在树下留恋张望。

       记忆中的奶奶已经十分的苍老,一年四季的穿着那身油汪汪的黑棉袄黑棉裤。记忆中的奶奶头上一年四季戴着黑布头巾,在脑后挽一个结,严严的遮住了早已银白的零乱的发丝。记忆中的奶奶总坐在大杏树对面的破旧的厨房的屋檐下的木墩上晒太阳,木墩在她连年的坐蹲下和她的衣服一样油汪汪的结了一层污垢。记忆中奶奶的衣服是从前人常见的大襟衣服,右边的衣襟长长的遮过身体扣在左腋窝里,那双不大的脚上总穿一双前端高高耸起的弯弯鞋。记忆中的奶奶一天到晚总在唠唠叨叨的抱怨,记不得她都说了什么。记忆中的奶奶在她七八十年的岁月剥蚀中没有了牙齿,脸上手上布满了密密扎扎的皱纹,连脖颈上也满是皱纹,宛如她手栽的的大杏树的苍老的树皮。记忆中的奶奶眼睛不好使却总在摸着做针线,总让我们给她穿针。记忆中每年从大杏树开花到杏儿成熟奶奶总在守望她的杏树,从不让我们攀她的大杏树,好多次我们在树下玩耍时欺她看不见偷偷的想攀上树去折花或摘杏儿。她总是十分准确的知道,于是顺手拿起还在冒青烟的烧火棍十分迅疾的飞奔过来照准我们的后背或脖颈就是一下,然后骂着满院追打,丝毫没有了平常颤巍巍的样子。没挨打的叫着飞奔出大门沿着小巷道飞跑,挨了打的哭着奔出大门沿小巷道飞跑。后背或脖颈上会留下一道烧火棍划出的黑黑的碳的痕迹,像刚入学的小学生刚学写的歪歪的“一”字。

      阳春三月,我家的大杏树一如别人的杏树一样在几场春雨的催促下慢慢绽出了红红的花蕾。树顶开始热闹起来,蜜蜂来了,嗡嗡营营的,麻雀来了,叽叽喳喳的,时不时还会来几只黄鹂,站在最高的顶枝上“吱--呤呤呤呤。。。”的唱歌,一阵清风吹过,鸟儿会随着枝桠来回摆动,重心不稳时还会一下一下的扑腾翅膀。又一场雨,早上起来,大杏树的花全开放了,一树的粉红,散发着浓郁的花香,低矮破旧的农家小院笼罩在浓浓的杏花的清香之中,沁人心脾。树头更热闹了,蜜蜂更多了,老远就听到了嗡嗡营营,鸟儿更多了,叽叽喳喳的鸣叫,啁啁啾啾的穿行。还会有几只不知名的野鸟来做客,叫着不熟悉的声音。雨天,还会有几只胸部红红的红雀儿来,不停地叫着“赤红醉酒”,红雀儿是岷县一带最有名的观赏鸟,而且以叫声为“赤红醉酒”者为最,到今天也很受养鸟人青睐的。耐不住寂寞的红公鸡也会在树底下不停地叫“咯咯--哇”或“高盖--楼”。

         我们大家聚在一起也开始忙着做弹弓,想着法子打鸟雀。可任谁也不敢打大杏树上的鸟雀的,因为有奶奶。有时候我们会忍俊不住在老远处用弹弓弹射驱赶大杏树上的鸟雀,那也不行的。奶奶会迅疾的作出反应,然后拿着烧火棍追出大门来找,还会用很粗俗的乡野俚语骂不绝口,还会找到小伙伴家找大人“上门”,我们最怕的也就是“上门”。因为一上门,父母就不会饶恕,我们就一定要挨打。因此我们大家就是我也很反感我的奶奶,时常咒她快点死。长大后我才明白,奶奶守望大杏树其实是在守望爷爷,大杏树是爷爷手栽的,也是爷爷唯一留下来实实在在的东西。我的爷爷去世很早。爷爷去世时父亲只有十三岁,还是个小孩子,是奶奶含辛茹苦的独立抚养的。岁月无情,大杏树枯了又荣,荣了又枯,一天天一年年在岁月的演变中长大长粗,变得枝繁叶茂,奶奶也一天天在岁月的剥蚀中日渐衰老。奶奶能清晰的说出大杏树枝干上的每一处伤疤的来历,大杏树能清晰的知道奶奶额头的每一道皱纹爬上来的日子。唯有大杏树能够勾起苍老的奶奶对故去爷爷的温情记忆。大杏树就是奶奶的记忆器。

        大杏树是燕麦杏,熟的迟。到农历七月后半月才成熟,这时候,人们早已就吃足了杏儿,不稀罕了。杏儿的成熟期会因为品种和气候条件迟早不一,庄户人家会根据杏儿的成熟与对应的庄稼的收割期起名叫青稞杏,麦子杏,燕麦杏。青稞杏成熟最早,这时候其他的果子还没熟,所以最稀罕。等到燕麦杏成熟时,别的果子梨呀李子呀也都成熟了,杏儿就不在稀罕了。大杏树的杏儿不大,还没太熟就直往下掉,落得满院都是,引来了农家散养的猪们拱吃,嚼的杏核嘎巴嘎巴直响,奶奶会很惋惜的唉声叹气。大杏树的杏儿味道不甜,总带着一点涩涩的苦味,一如奶奶瑟瑟的日子;大杏树的杏儿是苦核子,杏仁砸出来吃味道很苦,我们就不吃。一如奶奶凄苦清贫的岁月。杏仁一般有两种,一种砸出来很苦,我们叫苦核子,不能吃。一种砸出来油腥腥的还带着一点甜味道,我们叫甜核子,很好吃。

        大杏树的杏儿成熟了,奶奶也不再那么强悍了,变的慈祥了好多。她总让我把伙伴们叫到家里来摘杏儿吃,还让我们把摘下的杏儿分给每户邻居家一些送过去吃。奶奶看到我们快乐的吃杏儿会很高兴的笑,露出了没有牙齿的光牙床,我们见了也会忍俊不禁偷偷的笑。

        后来,奶奶去世了!

        后来,大杏树也老了。有几支枝干枯了,瑟瑟的在风中发抖。大杏树结不了杏儿了,连年歇树,春天里叶子也焉焉的不精神,也许是病了却没人理会了。

        后来,要修新房了,行将枯萎的大杏树挡住了地方。“砍了吧。”父亲说。“砍了吧”母亲附和。于是我们就砍树,只是我看见父亲在树下神情很庄重的看了好一会,甚至眼眶中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泪花。那一刻,父亲想奶奶了!

        大杏树砍掉了,连根都挖了出来烧了火,终于结束了它七十多年的风雨岁月。如今还有一截丢在老屋的院子角落里在岁月的风雨中一年年的会长出一瓣几瓣的野蘑菇,依然无人理会。奶奶的时代结束了!一如她手种的苦杏树,一如她清苦贫寒却孤傲好强的苦难岁月,慢慢淡出了我们的世界,却不停的烧灼我们的记忆。

        记忆,也终将会被岁月的风雨淹埋在厚厚的黄沙中的。

        于是我决计回家。吃过午饭就动身了,其实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到了。母亲很高兴,寒暄了几句就和父亲说话。“杏儿熟了”母亲说着就端出了一盘子摘好的杏儿。黄灿灿的一眼就认出是我们家的甜核子杏。捡一个用手一捏,裂为两瓣,杏核掉出来了。尝一口,甜津津的,是记忆中的那个味道。砸开核,杏仁依然油腥腥的,还是记忆中的味道。和父亲说一会话,很自然的来到后院,正是杏儿成熟的季节,满院墙角的杏树上都挂满了黄灿灿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味道各异的鲜艳的成熟的杏儿。甜核子杏树是最高大的一株,今年结的特繁。侄儿侄女正爬在高高的树上摘杏儿,见了我都嘿嘿的笑。我很熟悉的踩着儿时的脚印飞快的爬上来树的顶端,惹得他们咯咯只笑,其实我不是为了摘杏儿,只是为了追寻久违的儿时的记忆。

         甜核子杏是母亲刚到我家时手栽的,算来也有五十多年的光景了。所以树干粗大高壮,冒过了房檐很多,趴在树冠上能看见前院院子里的猪呀鸡呀的满院乱转。好多年前就这样了,所以我很熟悉。树干上脚踩过的地方光光的有点发红,大多也是我留下的。好多年前,每到三月杏花才一谢,杏儿才只有拇指大小,我就开始摘杏儿,因为是甜核子,不苦,而且杏核这是还没长硬没有木质化,所以直接摘下来就按在口里吃,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感觉好极了,重要的是比别家孩子的苦核子要好吃的多,苦核子杏还需要掰开杏肉去掉杏核,不然味道太苦了,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就会酸倒牙齿,晚上就不好吃饭了,其实我到现在依然觉得这时候才是杏儿最好吃的时候。

         到了四月间,甜核子杏慢慢长大,我们依然摘杏子吃,当然是在家里大人下地干活我们小鬼当家的时候,只是杏儿更酸杏核也开始木质化了。我们把杏儿摘下来,胡乱的啃掉果肉,把刚刚木质化的杏核的一个侧面在石头上磨开一个小孔,用小竹篾挖去嫩嫩的杏仁,就做成了一个哨子。把嘴放在磨开的小孔上一吹“吱吱---”的发出短促悦耳的声音。傍晚,我们每人装着半衣袋吃剩的青杏儿吹着自制的杏核哨在小巷头里欢快的奔跑,悦耳的哨音合着我们银铃般的笑声在洒满余晖的农家小院上空久久回荡,飘过屋檐,混杂在袅袅炊烟中消失在高高耸起的杏树顶暖洋洋的空气中,惊得晚归的鸽子胆怯的在房檐上咕咕叫着乱跑。农家小院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杏核哨,是那个贫穷年代农家孩子酸涩却欢快的记忆,充盈在走过那个年代的所有农家孩子的脑海中。

         到了六月初。我家的甜核子杏成熟了。甜核子杏是麦子杏,成熟的不迟也不早。远远望去黄灿灿的挂满了枝头,散发着诱人的淡淡的清香,任谁经过树下的巷头都会抬头望望发出赞叹,这时候我就会很得意。母亲很精细,每天下地前总要叮嘱看好门,尤其要看好杏儿。家里人下地干活总要拿一些杏儿,干累了歇息时就着馍馍吃很能提高食欲。我们放羊时也一定会带一些杏儿,中午歇息时就就着馍馍吃,甜津津的很好吃。一起放羊的同伴们都会很高兴,吃完了杏儿,大家都争着咂核儿吃,吃的嘴里满是白白的杏仁,香津津的,山坡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完了还一再叮嘱明天一定还要拿,我都会很爽快的答应。不放羊的逢集日我们也会摘一些杏儿去卖。会有很多人像我早上看到的一样围上来问价钱。农家自产的东西都很便宜,遇到争嘴的还会多给一两个很正常,所以卖得很快。因为杏儿太多,成熟的时候,母亲总要把熟过了随风掉下来的捡下来掰开晒在屋顶上,等晒干了就收藏起来。到了年关取出来分给我们吃,晒干的杏儿酸酸甜甜的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过年的时候,当我们拿着干杏儿吃的时候,着实让伙伴们羡慕一番,我们会很满足的分给要好的伙伴一点,让别的人馋的流口水。

         母亲也会摘一些送给巷子中的邻居,和一巷子人共同分享秋天收获的喜悦。

         甜核子杏一年年的开花,一年年的结果,杏儿一年年的成熟,沉甸甸的压弯了枝头,一如母亲日渐衰老的脊梁。我们一天天的长大。母亲一天天的衰老,身板不再挺直,一如被黄灿灿的杏儿压弯的甜核子杏树的枝头。一天天长大的我离开了老屋,不再如孩提时攀树摘杏。我已经好多年不吃杏儿了。不吃杏儿的我依然吃水果,因为有了西瓜苹果等更好更甜的果子。老屋院子的甜核子杏依然开花结果,却没有了当年的孩子的欢笑,寂寞了许多,只好年复一年的成熟,掉落,化为一滩滩汁水和污泥。

         母亲却一如从前一样守护黄灿灿的杏儿,杏儿成熟的季节没事总在树下转悠几圈。只是腿脚没有了过去的矫健,腰板没有了从前的挺直。

         母亲老了!父亲也老了。日渐衰老的父母在杏儿成熟的季节一如从前的摘下好多只能自个儿品尝。往日的农家小院没有了往日的欢快,只留下孤寂的杏树在清风中抖动渐将枯黄的叶子。

        岁月无情啊。 甜核子杏旁十多年前我手种的杏儿也有碗口粗了,早已经结了好多年的杏儿了。我却从没有品尝过。

        夕阳无限,满院的杏树依然茂密繁盛。杏儿不是最甜最好的水果,杏儿只是一种最常见最普通的农家小院的果子。就像这小山村中代代繁衍的普通又普通的社会底层的农民!

         乡愁,是母亲手摘的黄灿灿的甜核子杏儿。。。。。。。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