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网易考拉推荐

真的,是人本身错了  

2011-08-04 21:3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者,是人类自己错了。我们本不应该创造文明,或者我们创造的文明传承的方向错了!

      一,考问生命,什么是幸福?
            据说,人是一种双面动物,一面是肉体,是活生生的生命个体存在。一面是精神,是虚无空洞的寄生在活生生的肉体上的虚无的抓不住却真实存在的思想意识。据说,肉体存在和思想意识复合在一起就组成了人的存在。长期以来,人类也津津乐道的标榜有思想就是人类区别其他生命个体存在(比如动物)的标志。于是,那些被称作伟人的东西们说创造文明是人类与动物区别的最最本职的属性。长期以来,到底多长时间呢,大概是从产生人类文明那一天开始的吧。我们就把追求看不见摸不着的思想的高深博大当成了我们最伟大的生命追求,徒然的花费好多的可贵的时间去做无谓的追求,却忽视了对肉体生命的真实享受。(当然,享受生命不是用生命享乐)还自以为是肯定追求思想者并加上了伟大,高尚等等的肯定的褒义,《论语》说颜回“居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并大加赞赏,认为颜回追求所谓道义是无比高尚,无比高大的。其实,可怜的颜回充其量就是个不劳动的十足的懒汉。那些所谓道义才是人类吃饱了没事干自己给自己强加的致命的枷锁,自从道义这个东西产生开始人类就没过过几天舒心快乐的日子。不是嘛,从所谓文明的核心道义之流的东西产生以来人类就穷其一生为了这么个摸不着边际的虚无的东西焦头烂额的维护。还主观臆断的把那些不要所谓人生理想和社会抱负只求饱食终日平淡度过一生认真享受生命者称作碌碌小人,大加否定,嘲笑,不齿。其实,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你想,人家每天努力的追求一日三餐,食以果腹轻松快乐的享受生命何错之有,何以招致鞭挞否定?追求实实在在的一日三餐难道不比追求所谓的看不见的思想更踏实吗?况且,谁不吃饭能行?喜欢辟谷的佛祖和修仙伴道者总被饿得瘦骨嶙峋。
        总归起来,人类有三重生命境界。第一重,追求饱食终日,平淡度过生命过程者,认为生命就是要一天天好好享受。第二重,吃饱肚子没事干,琢磨所谓人生理想者,认为自己的生命总是高于别人。第三重,吃饱肚子没事干,追求所谓社会理想者,认为其他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需要他来拯救。第一重被那些自以为生命厚重者不齿,骂为碌碌小人。第二重,其实吃饱了没事干瞎捉摸却自诩为有思想者。第三重,闲极无聊自己找不痛快却被文明标榜为伟人,圣人。其实是最无聊最没意思的一类。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不论是谁,还得老,还得死,还得生病,生命的过程其实很公平,这点,任谁都无法改变。孔圣人终其一生都在追求人生理想,最终却在穷困潦倒中老去,一生其实很失败。佛祖释迦摩尼一生修行,自以为成佛进入了极乐世界,最终还是涅般了,其实就是死了,却拿极乐世界诓骗世人,被后世贻笑大方。只有那些饱食终日的碌碌小人们,快快乐乐的吃饭,快快乐乐的活着享受生命,快快乐乐的死去,没有丝毫遗憾,其实才最成功。
         就幸福指数来看。如果我们能有朝一日发明一种像血压计一样的幸福指数测量仪的话。那么我敢肯定第一重的人保证都在90以上。第二重的充其量也就是7-80。第三重最大也就是60。而追求快乐幸福才是人生最大的理想,也是人类最高的社会理想吧。9.11发生了全球性的反思说活着多好,好好享受生命。汶川地震发生了大家齐声说生命是平等的,生命多么脆弱,要好好享受生命的每一天。好像自己忽然发现了生命的价值一般奔走相告,简直就笑死人了。其实自诩为文明人的现代人哪里知道在文明产生前的几百万年前人类早就踏踏实实的狩猎,踏踏实实的劳作,踏踏实实的吃饱了享受着生命的每一天。不是吗?从170万年前的元媒人到几万年前的山顶洞人几百万年来人类的每一个成员都在共同劳动,共同狩猎,共同吃饱了躺在草地上晒太阳享受生活。人的生命都在遵循自然规律,没有高下的区别,没有优劣的区别,是何其平等。可悲的是人类文明产生了。打破了人类的平等,却自诩为努力的用文明追求生命的平等。更可悲的是那些掌握了所谓文明记录工具--文字--的文人士大夫之族主观的认为文明产生前的人类是如何如何的颠沛流离,如何的食不果腹,如何如何的在凄楚悲寒中度过了一代代。其实,那时候的人们就像草原上吃饱了肚皮的羊群一样静卧在草丛中慢慢的咀嚼胃中沾满粘液的青草静静的享受着惬意的日子。谁会说吃饱肚子的羊群是颠沛流离!更为要命的是这种主观认为却被记录下来一代代的传承了下来,还被后人不假思索的传承了下来。最终在不断的持续刺激下变成了人类的心理基因。文明人看到羊群在悠闲地吃草,总会感叹悠闲吃草的羊的可怜,殊不知羊们看到文明人每天自己把自己弄得紧紧张张忙忙碌碌的寻找生命意义时才会忍俊不住笑掉门牙的,所以羊就没有了上牙。还是庄子说了一句实话“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乎”,以文明自诩的人们,你凭什么认为羊活的可怜呢?自诩为文明人的现代人哪里知道文明的产生是何等的卑劣,何等的下作。
     二,丑陋的文明起源。
   本来,文明产生之前的人们,大家生活在一起,平等的劳作,平等的狩猎,平等的分享食物。人们在劳动中团结协作,没有欺诈,大家虽然辛苦,却很快乐的生活,享受着平等的生命。人与自然十分和谐,我们生活的星球青山绿水,绿树成荫,没有丝毫的污染。忽然有一天,有一个成员--确切的说是一个懒汉--害怕了辛勤的劳动,害怕了狩猎的奔波,打起了小九九--该如何少劳动或不劳动还能吃饭,琢磨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告诉大家:应该把每天的猎获记录下来。大家想想也好,可该如何记录呢?大家都在琢磨。其实,这家伙早有准备,说:画下来。于是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带颜色的石块,在洞穴的墙壁上画了一只昨天捕获的鹿。大家觉的画得还可以,就七嘴八舌的说还有兔子,山羊。他说:对对对,应该都画上。于是这个懒汉就被留下来画画。其他人都走出去继续辛苦的劳作。懒汉留下了,望着大家远去的背影,懒汉露出了狡黠的微笑,晚上,他因为画画有功,同样分到了一个别人猎获的鹿腿,就着火堆混在人群中津津有味的吃,望着别人劳累的疲惫不堪的身子,懒汉露出了得逞了的笑容。于是玛雅人最早的洞穴壁画产生了,所谓的人类文明产生了!数百上千年后,当后世所谓的文明人看到懒汉的壁画时不住的惊叹找到了文明的源头时。他们那里知道这是懒汉把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掩盖了最富丽堂皇的外表之下。懒汉不只愚弄了自己的同伙,也愚弄了后世的所谓文明人。
  后来,又一个懒汉出现了。也是在偷偷练习之后,认为他比懒汉画得更好,更像。于是两个懒汉在洞穴里为画画的权力吵吵嚷嚷,他们都把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掩盖在了同样华丽的壁画之下。老实人再一次被愚弄了!争吵的结果是一部分人支持前一个懒汉,认为他画的时间长,有经验。一部分人支持后一个懒汉,认为他画的像。于是,平静的洞穴不再平静了。迅速分化成了两派吵吵嚷嚷,两个懒汉都想巩固自己不干活的地位,变着法子愚弄老实人。有个懒汉想出了一个更绝妙的办法,利用大家对自然的恐惧故意编了几个古怪的动作,还说自己是太阳,雷电雨露,山河,于是原始的宗教产生了。两个懒汉都在想着如何有效的愚弄老实人,于是都不好好作画了,画的越来越简单了,后来甚至简单的抽象了--于是产生了一种叫做文字的新的愚弄老实人的工具。
  更多的人不想劳动了,都扎着堆想当懒汉了!为了控制懒汉的数量,以期有更多的老实人打猎劳动,其中一个体格健壮的懒汉联络了要好的几个体格健壮的同伙对别人就行赤裸裸的群殴,许多体质不好的同伴在欺骗和殴打下被动的劳动,原本团结协作的劳动场面不见了,于是特权阶层出现了!这就是后来被称作阶级的东西。
  不是吗?被后世标榜了几千年的所谓文明在他产生之初是何等的惨烈和充满欺诈!最早掌握了所谓文字这种工具的懒汉特权阶层肆意挥洒记录权。记录的结果已不再是劳动场面和劳动收获,更多的是特权阶层的愚弄老实人的活动。于是文明的方向发生了转化,方向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这种文明原本就不应该产生。更为可悲的是这种勉强产生的东西和他错误的方向却被一代代懒汉的弟子自豪的错误的传承了下来了,还在被后世津津乐道。而正真应该记录的劳动场景和劳动活动却因为劳动者被剥夺了传承工具而丢弃在年复一年的岁月的荒草中慢慢的被历史幻化成了腐草育肥了原本贫瘠的大地。今天,我们还值得为这些业已传承下来的所谓文明标榜和喝彩吗?
       更为要命的是那些懒汉组成的特权阶层为了挖空心思证明他们存在的价值和合理性,居然创造了那个叫学校的摧残人性的地方,一代代的向孩童兜售他们特权的合理性,编造了大量的谎言,硬生生的将他们的懒惰和欺诈移植给了那些可怜的孩童,任谁家的孩童只要一走进那个所谓学校就会像好莱坞大片《生化危机》中被僵尸咬过的好人一样立马变成僵尸,还将那些不想进那个称作学校的地方孩童称作文盲或愚昧,大加贬斥。硬生生的从人类再生产的源头上将懒汉理念和特权思想像癌细胞一样移植进了人类的基因,造出了一代代的僵尸。于是从幼小的灵魂中都充斥了“学而优则仕”“学成文武艺,售与帝王家”的极端错误的懒汉之道。
     三,揭开文明的伪面纱。
  由于人类文明源头的虚妄和欺诈,注定了后世穷首皓经拼一生之力传承这个东西的所堆积出来的被后世称道的所谓大师就都是一些怪胎。从原始宗教走来的释迦摩尼用虚妄的极乐世界掩盖了人们对现实生活美好的追求和向往,十字架下培养的是巴黎圣母院中贪婪虚伪的主教,《古兰经》教导出的是备受聪明的阿凡提愚弄的愚蠢的阿訇,孔圣人的弟子变成了“存天理,灭人欲”摧残人性的所谓理学和站着喝酒的穿长衫的孔乙己。被标榜为十九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尼采,叔本华是神经病人,最著名的画家梵高是自残狂,最伟大的音乐天才贝多芬变成了聋子,朱耷和徐渭是疯子,狂草张旭和诗仙李白是酒鬼,柳永是十足的狎妓狂,如是等等,不一一列举,这些都原本是多么鲜活的生命,却被文明摧残成了彻头彻底的残疾人,从肉体到精神彻底残疾透顶了。所以,这种文明禁锢下的社会劳动者连呻吟都不会了。所以,中世纪成了欧洲最黑暗的时代。中国社会被禁锢了两千年。再看看人类文明所派生出来的同样虚妄的伪分支。
  医学是最大的伪科学,医学是建立在一般归纳法基础之上的历史经验总结。把千百个个体的生命体征简单归纳后变成了所谓规律的东西来指导判定新的个体。忽视了个体生命体征的自有规律。比如血压,用已知的大量个体血压体征横向的检验新生命的血压,殊不知根本没有可比性。更为要命的是,由于所谓医学的存在,是人的体能急剧下降,连最基本的抵御疾病的能力都不具备了。
  哲学总是把简单问题搞的很复杂,似乎越复杂越好,最后复杂到无以复加的境地。变成了那些哲学家们穷首皓经终其一生也搞不出什么明堂,最后只好在似是而非中结束生命,白白浪费了很多鲜活的生命。那些所谓哲学家都自我标榜为智者病态的哀叹凡人一生碌碌时,殊不知凡人们却在为他每天痛苦的哀叹而笑出了眼泪,笑的错了气。其实,那些所谓智者的哲学家才最可怜,他们一生居然连洋芋都不会种,一生没做过一件实实在在的事,在这个世界上白来了一趟。尼采自杀了,不是痛苦死的,而是忽然知道自己一生一件事都没干却白白吃掉几袋子面而羞死的。
  天文学总是把大量的时间花在那些与我们的生命毫无关系的天体之上,除了证明人类有这个认识水平外没有丝毫的研究必要。知道地球是圆的又能怎样,地球还不是照样转,能顶什么用。知道地球是圆的而且还在转动,最大的结果就是让我们很害怕,总害怕晚上睡着时一不留神会掉下去,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人失眠,晚上睡不着觉。要是地球还是方的多好,晚上就不会害怕掉下去而踏踏实实睡觉。知道地球之外的世界又能怎么样,知道银河上还有好多个太阳又能怎样,我们还不一样只能晒这一个太阳。能登上月球又能怎么样,还得小心从月球上带来的东西发生变异危害地球和人的生命,还不如好好的吃两碗饭来的痛快。微观领域也在不遗余力的研究,搞出了什么的原子核,核外电子等常人无法触及的名堂,甚至还搞出一个什么6.02乘以10的负27次方那样小的计量,其实,任谁都知道那离我们的生活很是遥远,且不说它是对是错,就算是对的,也只是为那个叫做原子弹的东西服务的,而那个叫原子弹的东西充其量也只是不同的懒汉群体互相炫耀和吓唬老实人的杀人工具。或者还会冠以和平开发原子能的道貌岸然的理由,其实也会善意的轻率的摧残人的生命和污染我们美好的家园。不是吗?乌克兰的核泄漏让我们的家园几十年后还是不毛之地。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核泄漏几个月了还在辐射,还在威胁人的生命。
       那些懒汉的特权阶层几千年来可以随便一个什么理由就会发动战争,随意的践踏鲜活的生命,肆意的破坏我们生活的美丽家园,还会欺诈的编造好多堂皇的理由愚弄老实人替他们卖命。几千多年前古希腊那个魔头国王,为了那个叫海伦的骚女人就可以发动十多年的特洛伊战争,使几十万个鲜活生命流血死亡。如果没有所谓文明,就不会有懒汉阶层,自然就不会有战争,更不会为一个女人肆意践踏那么多的鲜活生命。所谓文明产生以来的数以百计的战争都是那些懒汉阶层为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进行的草菅人命的死亡游戏。从来没有一场是辛勤劳动的饱食终日的碌碌小人发动的,他们只知道好好吃饭,好好劳动,好好生活。就算是真的生气了也只是互相打两拳踢两脚了事。完了依然在好好生活,也不会让我们生存的可爱的星球千疮百孔。
        还有所谓数学,穷首皓经的算呀算呀的,搞那么复杂干啥吗?我们的星球哪有那么多的东西需要那么复杂的数,就拿那个所谓排列组合来说,就算把地球上草树的八辈祖宗都叫来也不够一道题计算结果数。整那么复杂,光知道浪费宝贵的生命,都是些游戏,其实满没必要。更为虚伪和欺诈的是所谓数学和物理等学科的好多基础理论其实都是不堪一击的,往往是在无法解决的时候来一个“我们规定”。比如大气压“我们规定76厘米汞柱为一个大气压”,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规定为汞柱呢?说“方便计算”。哦,于是就有了两个问题:一,既然我们可以规定,只要我们更改了规定,比如规定别的什么柱为大气压,一切都将改变,更改。于是原有的定义将全部更改,原有的公理将全部变成谬误。看看,真的不堪一击。二,“方便计算”是什么?其实就是一种投机取巧,看看,就重回到文明的源头懒汉那儿了。仅仅就是为了方便计算,我们就可以人为的凭借主观愿望来规定客观世界,根本上忽略客观事物的自有的东西,还被所谓文明人标榜为找到了事物内在规律,是多么的虚伪和充满欺骗。这样的东西那来一丁点儿的科学性,充其量也只是伪科学和片面的东西。这样的文明还有价值吗?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