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岷州古秋赋》【原创】  

2011-08-24 20:4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为边陲一小镇,三山两水藏其雄。秦时雄关今不见,登临西望洮水涌。

水波击岸三千里,雾锁秋山浪千重。洮水冬来寒气重,水流珍珠夹浪风。

千年流珠万年浪,谁是登岸第一人?山路凄凄绕村寨,炊烟袅袅接暮云。

云锁千岭秋叶黄,雾绕山梁秋草长。玄月沉沉照崆峒,湫池隐隐五台寺。

松明点点照古道,马蹄丁丁几归僧。玉带绕山山凝重,五百年间两将军。

进士百年化湫神,羊倌堪称第一人。三千子弟悲秋去,血沃戈壁高台城。

满门忠烈杨家将,黑松岭上一奸坟。巨浪翻腾冷地口,一岭中分洮岷州。

草淹古道入番地,浪高难阻悍藏兵。烽火千年旧不息,边民污血洮水红。

边事不靖商道寂,马蹄踩碎临洮城。岷山楚楚迎秋气,汀树沉沉雀鸟鸣。

洮河浪宽无鹊桥,玉女隔岸望金童。此爱浓浓何年起,此情脉脉几秋春?

山荒地老泪化雨,雨落两水水翻腾。雨含情丝千年泪,水溶雨丝万古情。

玉女化祠祠数更,金童成山山撼城。佳期遥遥随山老,情思沉沉历数朝。

更解此情二郎神,长传此意一铜钟。神庙百代归山土,铜钟经年锈迹深。

锈声凄凄报君意,水流切切是侬情。俗人更识相思苦,一岁一期总登临。

不敢南岭惊玉女,长登北峰伴金童。一曲花儿肝肠断,几段情思声呜咽。

纵使激昂铁血男,妹曲声起泪涟涟。泪落不是南窗雨,洒入迭藏化长虹。

迭藏河水浪奔腾,曾负取经唐高僧。神龟静修三千年,佛祖一语辨妖仙。

迭藏河水万古流,晾经石台千秋风。石台经年苔深深,迭河历岁水沉沉。

水流千古人去尽,安边保民都堂心。巡抚三边君王意,抗虏报国寒门人。

迭水悠悠雾霭寒,叠山重重秋气浓,山回水转千年雨,云绕雾压万古风。

马烨本是奇男子,坐镇岷州抗顽凶。戍边制敌筑荒城,安民祈福二郎神。

金童更迭二郎庙,名传仓廪三岔门。后世凄凄少人知,今人阅史应唏嘘。

藏河水高浪飞疾,二水集会录沙铺。悍民好斗曾识武,古道商旅行路难。

崖陡路转古道险,水绕土寨赵通官。祖上征虏又平叛,恶行欺女且霸男。

世袭罔替数十代,改土归安戕凶顽。松涛阵阵进番地,水声潺潺多边患。

南流涓涓秋色浓,北峰缓缓天接云。 荒草萋萋分水岭,雨路泥泞卢照邻。

身世沉浮涉蜀道,命运多舛过临洮。一曲新词肠已断,胡马丁丁心怆然。

荒城不负诗才名,迭河长忆济水客。草木瑟瑟秋叶黄,雾雨蒙蒙达拉梁。

腊子风寒战鼓喧,湘江水暖解黎元。可怜白髯老阿訇,论道旋窝荐生门。

前路既定情切切,征途回望意沉沉。迭水粼粼比沧浪,汪公高筑濯缨堂。

 濯缨南岸迭水清,晚照东坡残阳红。背负东山千年雨,门盈二郎弹古曲。

东山崖陡悬古道,迭藏浪高入洮流。古道路荒茶埠远,洮水浪激龙王潭。

商集茶埠千年驿,月映龙潭万古明。马铃叮叮夜商至,灯笼隐隐知客来。

龙王台高八千尺,台下深潭不见底。明月离离初照谁?水悬浪激风凄凄。

洮水中分茶埠驿,古渡铁锁将台堡。层层黄土先民器,片片残陶古人迹。

浪拍土沉风接云,水毁残墙索西城。满目秋水萧萧去,一段残壕忆马防。

白塔经年秋气深,一川烟蔼杏叶红。岭高风疾秋气寒,林密松劲暮鸦还。

风诵经幡传声远,雾锁长头路漫漫。松烟绕梁祈年运,寺隐长卧藏高僧。

名士雅客扣山门,把酒听经赋诗文。夜宿华章传后世,东寺百代藏虎龙。

浪高水疾谷千韧,元山古来号铁城。胡虏铁蹄踏热土,鬼张割据边民苦。

王韶挥兵拓边地,种谊奋威破顽敌。捷报频传动京城,苏子妙手诵诗文。

洮水汹汹流千古,黎庶生生万代曲。一方绿石白浪底,三涉藏地墨客欢。

可怜苏门三学士,手把绿砚心赋诗。黄州华章传千载,曾用岷州绿砚石?

濯缨堂前五渠水,秋来暮鸦绕渠盈。汪公更知边民愚,倡建文庙化民俗。

一卷志书留青史,几篇文章昭后人。镇边楼高夕阳晚,金童书院学子吟。

登临满目闻羌管,坐馆充耳诵诗书。书院百年无片纸,危楼历岁尘与土!

书院残墙归民居,断雁哀鸣东乡去。山远常阻迟园路,草荒更淹古城堡。

坐地岷阳曾授徒,身困恶疾两卷书。常子三朝镇东土,秋风满眼阳关路。

       身老僻地沉荒土,寺毁更负几函经。洋马挎枪说少将,屋破人寂诉流觞。

       古寨荒堡千年土,匪悍贼多百岁霜。狼渡滩头千年雨,古道瘦马行商贾。

一江白浪吕楠诗,万树青松闾井里。马坞驿小经年久,月明夜半商旅急。

土城戚戚秋夜月,民谟沉沉边匪祸。兵贼凶悍城垣破,夜雪跣足哭巩昌。

裸衣衔刀辛长毛,匹马冲锋杨发旺。顽贼三围屠城去,舍身劝贼马麟图。

连天匪祸悲羌管,百年遗恨骂白朗。最是兵酋鲁大昌,十载盘踞黎民殇。

二郎山上炮声激,肃政街内火焰红。匪事连年民生弊,太平盛世应读史!

清笔耿耿写廉吏,民心昭昭颂仁德。脱靴泣枣余进麟,生祠仁孝吕公恕。

君行南门情切切,我临二郎意沉沉。风声萧萧穿耳过,雨丝凄凄鬓发苍。

两川风光千秋雨,满眼荒草百年觞。一岁一枯经风雨,半绿半黄话凄凉。

雨打秋水风激浪,雾锁荒山云绕梁。四顾不见濯缨堂,心潮更起千重浪。

 

 

                                                           时2011年8月22日傍晚三改成于清笔阁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