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网易考拉推荐

天祭【原创】  

2011-01-28 23:0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人去了。是在寅虎年的冬天---腊月十八的入夜。

          那天天很冷,飘着几丝的细雪,冷风呼呼的,要下雪的样子。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只是一个普通的阴冷天的入夜。这一夜,一个普通的老人,平静的躺在床上平静的写上了人生的最后一个句号。平静的走了。也结束了凄苦清寒却又悲怆的一生。老人走时,儿女们守候在旁边,同时守候送行的还有几个同样风烛残年的同样凄苦清寒的兄弟,都是本家的。

          我的认识老人是在十年前的一个普通的日子里,是随他的小女一起去的。用一副玩世不恭的故作高傲的姿态坐在炕沿上静静的看着他听他时断时续的说话,先前大家都叮嘱我不要太说话,说老人有病,脾气古怪。可我全然没有大家所说的那种感觉,只感到他很老,胡须很长,额头很高,长相很有特色,很有一副国画系模特的面孔。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此前学过几天绘画,是一种画者的直觉。只记得长须下掩藏着一副和善慈祥的面孔,总在说话,说的意思又不大明了,而且是边吃边说,只是吃相有点邋遢。大概是家里没有老人的缘故(父亲当时并不显的苍老),所以对老人的老记忆老深。后来的几次见面老人的样子似乎定格了,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原本杂乱的背头上平添了一顶软塌塌的蓝帽子,帽子戴的倒很特别,帽檐高高的顶在头顶上,只遮住后脑,露出原本高大的额头,显得额头越发高大,吃相依然邋遢,喜欢用瘦长干枯的手指板着食物往长须深处的嘴里送。依然是说个不停,总给我说他的小女。有时也说说他的过去,总是很含蓄,听起来不大明了。

         其实,老人不是地道的农民,虽然一副地道的农村老人打扮。其实,老人是国家干部,是早期的农业专家,懂好多农业技能,曾种菜瓜为全县最,有照片为证。其实,老人工作很早,是50年前参加工作的,只是退休太早,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淡的只剩下老。老人参与过闾井和理川等地的和平解放和社会主义改造,是工作组中的一员,他自己说的。老人在50年代曾经是岷县闾井乡闾井村主任,宕昌县良恭乡乡长,宕昌县白龙镇(哈达铺)镇长,韩正卿给当过通讯员,所以和韩正卿关系不错,八十年代韩正卿曾专门约见和看望过他好几次,家里人说的。从前的县委书记常泽国受韩正卿委托看望过好几次,家里人说的。家里人说,八十年代甘肃书法家黎泉来岷县还专门看望老人并为老人留了墨宝,我见过的,据说全县仅留3副。在闲聊中曾谈及早年及交友老人总讳莫如深,总顾左右而言他的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让人觉得似是而非,我不知道还有谁能知道老人的童年和青年。嘿,谜一样的青年,谜一样的老人。

         老人经历复杂,我的直觉告诉的。老人出身书香门第,其先祖为清末举人,是【岷州志续录】的陈如平老先生,有【迟园诗抄】传世。老人有兄弟五人,长兄曾为国民党军统洛阳警官学校毕业,入军统为国民党军官,其妻杨务香亦警官学校同学,广州解放前夕带妻子回岷县闾井老家,其内兄为国民党某舰队舰长,曾有机会随内兄远逃台湾,没去,通医术,治病救人,50年代末因甘南敌特案入狱,病殁,后平反。内兄现在台湾,八九十年代先后赴大陆省亲。老人排行老三,为人精细吝财,善治家,号“小掌柜”。早年因家道殷实娶亲,后因故离异。后续炫,故子女皆少,对老人早期生活不知,或因故讳谈。故无从了解。因其家庭成分和家庭环境及个人经历先后移居宕昌理川,蒲麻红崖,岷县城等地,晚年定居闾井老家。我的与老人相识太晚,亦未做了解,对其经历知之甚少。

          老人谨慎怯事,多愁善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因故精神失常,家庭灾难随之而来,亲友冷遇,世俗白眼,家中时有萧瑟之气。三十年来如锥心巨石常压妻子儿女心头,几死者数亦。然其体魄健实,如雪中之劲竹,愈摧愈坚,于凄冷清寒中练就铮铮劲骨,悲怆却不失坚劲,凄苦却愈摧愈烈,惨淡中透出豪壮,孤寂中不失坚韧。他童年的殷实自奋,青年的英风豪气,壮年的笃实谨矜都因老年的顽疴病变而掩埋在了岁月的黄沙之中,变成了锈迹斑驳的青铜瓷片,愈埋愈深,深的只剩下一个精神废頹,弯腰驼背,须发凌乱,喋喋不休的耄耋老者,后人亦无暇顾及也不想顾及,谁曾想到就是这个精神废頹的老头就是解放初期曾经披星戴月的召集群众大会,进村入户的完成社会主义改造的基层干部。谁曾想到就是这个弯腰驼背的老头在五十年代在毛主席的号召下意气风发的战天斗地。。。。。

          老人走了,随着一声长叹,化作一阵青烟飘向了久远。历史的黄沙终将掩埋一切,连同他早年的英风豪气,连同他老年的凄苦悲怆,最终将化为一个点,父亲,祖父,曾祖。。。。最终将浓缩在子女的心底,变成一个家庭的脊梁,传承久远,久远。。。

          老人病了,却换来了长寿:享年八十有三。他的同龄人没病,却未必有如此高龄,这就是历史,总是惊人的公平。

          老人姓陈,是芸芸众生的一员。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