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也谈“花儿”这一岷县地方文艺形式的传承和挖掘【原】  

2009-03-07 19:43:51|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适逢五月,在岷县是个春潮涌动的季节,源于五月十七的“花儿会”,因而唱“花儿”,说“花儿”,论“花儿”者颇多。 近读岷县文联新出的《跌藏河》【民俗特刊】觉得岷县文艺界精英们对“花儿”这一地方特定民间文艺形式关注颇多,研究颇多,虽众说纷纭,各有侧重,但究其根本,无非是对“花儿”这一民间文艺形式如何传承,挖掘和改造,使之流变的更富于时代特征,更好地通过自有的唱腔和形式反映生活。通过改造和挖掘,既保留“花儿” 固有的特色,又达到“旧瓶装新酒”的目的,并进而变成一枚代表地方文化的标签,走出地域界限,走向全省乃至全国,进一步丰富民族文化。 
      鄙人自小生于乡野,曾与牛羊为朋,与绿地为伍,对“花儿”这一民间文艺也略知一二。故也想就个人的理 解说几句,实为抛砖之语。 
      一  关于“花儿”称谓 
       在岷县,一说起五月十七,人们都知道有“花儿”会,且唱“花儿”,听“花儿”早已是乡间熟语,家喻户晓,这确实已无可非议。但确实在岷县的有些地方,特别是在南川的有些地方确实把“花儿”不叫“花儿”,叫“曲儿”,“唱花儿”叫“唱曲儿”。“花儿”一称之渊源,张润平先生在《也谈“花儿”的源流》一文中作了深入浅出的论述,自不必论。何以称“曲儿”本人也没有作考证。但相比之下,“曲儿”为民歌小调,一目 了然。 
      二  关于“花儿”的配乐和演唱形式 
      看过文艺界前辈对岷县“花儿”的研究文章,内容颇为广泛,涉及渊源,流派,音律等等,却很少有人谈到配乐,尤其是近几年来的各种“花儿”比赛,民间自发演唱,几乎是清一色的清唱,很少有配乐。其实,“花儿”是有配乐的,主要有箫,笛民族乐器,其中以箫为主,尤以铜箫为最,演唱时以竹笛,铜箫合奏伴音 为最最佳。因竹笛清脆悠长,铜箫低沉悠远,穿透力强。和鸣伴奏,与高亢的歌声相得益彰。唱“花儿”时,先 由铜箫起音,奏一段过门,既防止了歌手因把握不准,起音过高,中途“唱炸”,又给歌手以充分准备,一曲终了,笛箫同奏后缀,歌手可充分换气。如此循环往复,歌手百唱不厌,伴者愈吹愈强。 
     “花儿”这种民歌形式,源于生活,发于田间劳作,即情即景,心编口唱,以情歌,对唱为最多。是农家子 与山妹子表达心声的最佳形式。唱奏方式灵活多样,可独唱,表达内心苦懑;可男女二人对唱,互传爱慕之意;可男女二群人对歌,此时箫笛齐鸣,男女歌声此起彼伏,场面热烈壮观。只是近几年由于种种原因,这种场面已不多见。而且各种奖赛也以突出个人水平为主,男女对歌也已不见,民间歌手对歌也只是小规模单对单见多。 
      大对歌多见于阴雨天。阴雨天,农家子干不成活,相邀进沟放牛羊;山妹子下不了地结伴上山挖猪草或摘草莓,正是对歌的好机会。鄙人早年放羊曾有幸亲历过大对歌场面,至今记忆犹新。 
       对歌时,女方一般没有伴奏,处劣势。男方一般有伴奏,处强势,且男方常以对赢为荣,因为唱不赢,女方会编歌挖苦,男方会很没面子。对歌时,双方均有数名歌手参加,男方另有一二名或几名笛箫手和一二名主事或编歌手。对歌时,双方或一首曲子几名歌手每人一句大联唱,或一首曲子一名主唱其他人轮流拉后缀。主要看每名歌手的实力和水平。歌词一般即情即景当场现编,没有固定内容。但先唱什么再唱什么大致有规律,因此收集整理较为困难,会出现同一首曲子不同版本,同一场景不同内容的情况。 
       阴雨蒙蒙,农家子下不得田,都呼牛唤羊聚在一起上山放牧,牛羊刚刚吃饱卧下。对面山坡上一群山妹子正有说有笑的挖猪草,时不时传来一两声“花儿”。于是,大家嘀咕起来:“唱,唱”。少不了作一番分工安  排,当然不会唱的和年龄小的任务就是看好牛羊。分工明确后先要试探,铜箫开始吹起来,一曲未了,对面山上开始有了动静,山妹子停下来凑在一块商量。于是笛箫响起,伴奏开始,主唱手先发歌:阳山阳么阴山阴, 阳山一树红琳檠,琳檠又红枝丫摆【bo】,连儿是我的开心锁,看见不笑不由我。【琳檠:lin qing 音注字. 岷县当地人喜爱的一种本地生水果,味甜如苹果但个小的多,成熟时色鲜红,清香诱人,树多年生高大,为早 年当地人最喜爱的水果,现已不多见。】 
      女方若答唱,则根据所答内容编歌对。若不答,箫声响起,紧跟着唱:园子角里刺木香,谁是冤家对上唱,先唱几首再商量。女方若再不答,于是再补一首:镰刀割了水白杨,为啥我唱你不唱,瞧不起么看不上。三番 五次逼着女方对歌,直至女方开始唱,于是现编现唱。 
        经过一番对唱,双方才开始切入正题。一般男方就开始唱:骡驹驮了一垛线,哪里乡情我没见,世家佛爷报名唤。这时女方一般不做回答,而是反问式询问:太阳出来丈五高,琉璃碗里晒花椒,花椒不干籽不落,你 不开言我难说。男方会故意反问:你到高山我落河,唱的花儿听不着。此时如果双方有好感,女方回应:生铁 倒了一张锣,听不着了往前挪。这时男方会主动向女方靠近,双方相距50--100米左右,就看清对方了。又开始对歌,在经过一番对唱,男方会再一次询问:生铁筑了一对锅,远路人,你把你的名字说,不说名字寻不着。 一般双方会互通姓名。 
       到后来女方会唱:牛吃园里蒿叶里,和你才答私交呢。才答私交头一遭,千万别让人知道。大人知道有一可,娃们知道满路喊。如果已经交往了几次的,男方还会唱:沙石垫脚脚难熬,甭敢做上一双鞋之类,这时已不是泛指,而是针对某一个女孩提出的要求了。有时唱着唱着会被一阵疾雨浇散。有时对唱到天黑,才会歇息,当然猪草就没有挖多少,牛羊就会挨肚子,回家还会挨骂,但双方心理都很高兴。 
       三  也谈“花儿”的传承和挖掘 
       “花儿”这一古老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民间艺术,在口传心授和荒原对歌中传承了一代又一代,也丰富了一 代又一代岷县普通大众的精神生活,在历史的年轮中逐渐形成了其深厚的独有的民间土壤,也孕育了一代代出色的民间歌手,也表达了一代代农家青年男女对理想爱情渴望的心声和演绎了一代代青年农民对婚恋自由的追求。但长期以来由于受封建传统伦理道德的约束和正统婚恋观念的约束,千百年来一直被认为是只处在乡野俚语野人间的一种粗俗文化,千百年来因一直被士大夫族所不齿,难登大雅之堂,甚至于对那些民间爱好者和歌手冠以“不正经”的恶名,处处遭受打击,羞辱。千百年来没有人知道在“花儿”的传承中究竟演绎了多少泪迹斑斑的人间悲剧,尤其是那些喜好唱“花儿”的女歌手婚后在丈夫的责难,婆家的猜忌中艰难度日,不得不中途退出歌坛,半路“夭折”。 
      改革开放后,由于社会生活的进步和发展,随着人的自由度的增加和农村妇女地位的提高,这种状况才有了改观,但仍然难登大雅之堂。试举一例说明,到目前为至,全县中学以上毕业人群尚无一例正真的歌手.【从2005年情况看,清水中心小学的何开元算是一位了,恐怕也是千百年来第一位有记载的读书人“花儿”歌手】干部队伍中花儿歌手基本为零。这与同为地方文艺形式的秦腔相比,就有天壤之别。秦腔不只知识分子 唱,有些地县级领导也常常登台演出,由此类比,其所根植的土壤之厚薄差异显而易见。 
       近几年,由于县乡多角度正面引导宣传,大多数人对“花儿”的认知度增强了。但更多的是因为唱“花儿  ”能够拿奖挣电视。就目前来看,我认为“花儿”的处境还远未走出传统,要想得到社会的较大空间的认同还需一个较长的时间,需要做大量工作来推动。因此,要想传承和挖掘“花儿”这一民间文艺形式,使之更好的服务群众,服务社会,丰富农民群众的精神生活。 
       一是要加大宣传和经典曲目的搜集整理工作。近几年虽然文艺主管部门和爱好者们作了大量的工作,也整理了一定数量的“花儿”曲目,但搜集整理仍然不够。我认为一方面应当不断深入民间搜集整理并在花儿会期间打印成册流于市场,下乡入村,是经典曲目家喻户晓。另一方面应当组织歌手拍摄光盘,录制磁带投放市 场,走市场化的道路,让“花儿”源于群众,服务群众,增加社会土壤。尤其是组织录制大对歌这种较为完整的光盘和磁带,拓宽表现形式,拓展表现内容,增强表现气势。近年市面上出现了“花儿”光盘,但一方面缺乏有效组织,内容多为散曲单唱,缺乏连贯性。另一方面歌手较少,没有有效伴奏,显得单调。其次人物服饰及所配舞蹈简单嫁接河州花儿服饰,与洮岷花儿音调及节奏极不相称,洮岷花儿是自成体系的,其所着装及配舞应有其自身特点。 
        二是要倡导文人参与“花儿”歌词创作。这一观点是尹正祥先生在《洮岷花儿浅谈》一文中提出来的,我认为是很有见解的认识,因为任何一项民间文艺,如果没有了文人参与其终归只是市井俚语,缺乏深厚的文化内涵,难以雅俗共赏。诚如陕北民歌信天游等原本只是乡野俚语“欧阿啁咋难为听”,只是到了上世纪三四十 年代的延安时期,因为有了贺敬之,赵树理等一批文人的参与,终于使其走出了原生土壤变成全国闻名的经典民歌,丰富了乐曲的表现形式。 
       三是在民间歌手中选拔表演及综合素质较全面的经集中培训演练后参加全省乃至全国文艺汇演,让外界了解“花儿”,让“花儿”走向外界,达到丰富民族文化的目的。 
                 
                                                                                                                                                                                                时壬子年五月于清笔阁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