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网易考拉推荐

缅怀张明远将军【原创】  

2009-03-10 22:29:26|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夜微寒的阵风抚摸着院子里沙沙低泣的毛竹,没有蛙声,没有虫鸣,夜,死一般的寂静。 几丝淡淡地青烟笼罩着案头的台灯,书桌上,一张不大的纸上记录着一个优秀生命的归宿:又一颗将星陨落了!张明远,这个岷县人民的优秀儿子带着无愧于自己、无愧于故土、无愧于世人的崇高情怀于公元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三日离开我们远去了。
      凝视良久,心里总觉不是滋味,本来,将军之于我,既非同宗,又非亲友。区区如我,那有资格对他评头论足呢。而且,如果出言不逊,还会有亵渎伟人之嫌。只是依稀记得将军是岷县人,而我也是岷县人。我们竟然是老乡!既然是老乡,就应该为之写一篇陋文,既表达对这位僻壤少有的伟人的怀念,也算是对得起这块共同生活过的土地。
      说是老乡,但自打我出土,就从未见过他,自然更谈不上认识了。就是大脑中残存的那些幼时老人对将军的零星叙述如今也由于时间的年轮变得残破不堪了,如此说来,一个与将军素昧平生的人竟想对他品头论足,岂不成了笑话?但事情又不全是这样,我是认识将军的。
      我的认识将军只在这几年,而且只是借助密密麻麻带着油墨香的铅字。知道将军是岷县砍卜塔人,出身贫农,二十年代中苦于生计一怒之下卖身为丁,充军吃粮,后随军辗转赣闽,参加“宁都起义”加入红军,并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战士,为中国革命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用自己的热血和青春为中国革命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也为家乡的土地树了一块丰碑!这一切都足以令将军自豪,足以令我们这些后辈们仰慕,更足以令我们脚下的土地骄傲!就是在这块在全省乃至全国贫困得出名的土地上,谁曾想也会孕育出一位令世人崇敬的将军!
       午夜的睡意阵阵袭来,窗外的雨丝无力地敲打着废弃的洋铁皮。思绪随着案头的讣告翻转,渐渐凝聚成几个模糊的身影:那是一个二十来岁衣衫褴褛,渴望摆脱命运之神的禁锢迈着坚定步伐顺洮河而下的毛头小伙;那是一个头顶八角帽,身挎盒子枪辗转于井冈山颠,长征路上的红军侦察科长;那是一个紧跟在彭总身边在昏暗的油灯下凝神量算朝鲜半岛长度的志愿军后勤部长。但这些形象一个个都那么模糊,竟至于模糊得无力辩认。
        思绪在努力地搜寻着一丝残存的记忆,但终于无可奈何地求助于案头的《岷县志》。瞬息间,模糊地形象凝聚在了身着笔挺三星将军服,头戴大沿军官帽,目光深沉而安祥的共和国少将身上。哦,将军用毕生的精力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最佳座标。
      目光深情地凝视着照片上慈祥的老人,思绪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是的,谁曾想到,就是这位目光安祥的老人在1935年带头发动家乡的老农,为那支经过长途爬涉已疲惫不堪的军队募集粮草;谁曾想到就是这位老人,才是中华苏维埃岷县人民政府的第一任真正县长;谁曾想到就是这位老人曾带领着三千岷县子弟浴血奋战于高台城下,为中国革命和岷县历史写下了悲壮的一页。
      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五十年过去了,高台战役被写进了永恒的历史丰碑。
       但老人的形象却随着时间的年轮在家乡的上空渐渐淡化,模糊了。最后竟只得残存在几个有志于地方史编写的史学家的脑海中。这位在中国甚至国际上都享有盛名的少将,终于被生育过他的家乡遗忘了!因为将军从此再没有回来过。
       这块仅有3578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就像一位博大的母亲一样默默无闻地躲藏在陇中黄土高原和陇南山地交汇处的大山的皱褶中默默无闻地哺育着将军的弟侄子辈们。十年,二十年……在曾经留下将军足迹的洮河两岸贫瘠的山地上挣扎着、生存着。并没有因为曾经生育过一位令人敬慕的将军而振奋起来,更没有人跟随将军足迹创出山外,去迎接山外的挑战。
      将军闯出了山外。是生活逼走的。
      将军再没有回来,因为将军博大的胸怀容纳了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家乡的弹丸之地在将军的胸怀中浓缩成了一个质点。残存在脑海中的故乡的童年只有不堪回首的悲惨和处在半饥饿中挣扎的辛酸。
       家乡忘记了将军,因为将军为家乡父老留下了永远无法猜透的六十个春秋,谜底本无法猜透,谜面又日渐凝重、沉远。
       可惜啊!家乡留给他的只有凄苦的童年。
       顺着残破的水泥石阶登上县城南的二郎山顶。目光漫溯着山下奔腾北去的洮河水徐徐西行,雾气笼罩的洮河上游时隐时现呈现出一座不大分明的水力发电厂,电厂旁边蜷缩着的便是残存在将军脑海中的真正的故乡。就是这样一个在西北地区随处可见的小山村曾经孕育了一位共和国的少将!也就是这个小山村,曾经用贫困逼迫着未来的将军一怒而外闯,并且终于成功了!将军堪称是创出山外的第一人。
       十年过去了,五十年过去了……这个小山村及其周围的山村在勤劳朴实的村民的探索中发生着翻天覆地地变化。当八十年代由南而北的时代雄风迅猛地刮起时,贫穷的山民已不再满足于封闭挣扎了。他们在追求和探索中努力寻找着一条通向山外的道路,寻找着那一条通向幸福之门的道路。
        一年,二年,五年,十年……破旧不堪的陋城不见了,一座初具规模的现代小城市展现在了我们面前,一批批有志于家乡建设的青年人走出去又走进来,拼命地吸收着外界的养料,并不断地倾吐在家乡的土地上,把自己的青春溶入了改造家乡的历史长河中。
       终于,人民看到了希望,这里不只生长着逼走张明远的贫穷,同时也生长着呼唤将军回归故里的馥香沁人的当归和把放羊娃锻造成共和国少将的拼搏精神。
       岷县,正在以全新的姿态向新时代冲刺,不信你听,那远销海外的当归不正吹奏着一支鼓舞人心的号角吗?
       九泉之下的张将军也许正手捧着一株带着家乡泥土气的当归喃喃自语。
       当归。当归?当归!
              ……

                                                                               时己丑年二月于清笔阁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