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网易考拉推荐

岷县文艺现象初探【原创】  

2009-02-19 02:49:48|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岷县文联成立五周年之际的感性思考 
        近日,岷县文艺界将迎来一桩盛事,便是县文联成立七周年纪念。初闻,很是欣慰。本来,作为一名局外人,一则我既不是作者,也不是诗人,更非画家,充其量仅算个三流文艺爱好者。故与我,很无关紧要,古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是偶翻案头,觉得岷县文艺界这几年着实不寻常,确实需要紧密组织起来,团结奋发, 才能真正“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放向”。集于此,才敢斗胆拙笔,将脑后残存的记忆梳理拼凑,以博一笑。 
        余以为,近几年来甘肃岷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的文艺界确乎不寻常起来,时不时吹起一阵风,带来 几丝清新的空气,【使人惊讶,令人心醉,不敢不对这帮文人刮目相看了】先是文化前辈李磷先生一部装帧精美的《耕余集》把岷县这方名少见经传的自然景观和人文精神带入了大雅之堂,并且时不时流露出一丝历史的沧 桑和无奈。【恕我直言,也许《耕余集》算得上是一部较为上档次的地道的岷县人专写岷县自然景观和人文景 观的著作吧!】单从出版社而言,似有点不同寻常。继之以回族作家马步斗的那部日趋成熟的《太平寨》,读来觉着不论是在语言的准确性上还是结构条理或者外表的装帧上都较前两部有了较大突破,还有那个执着的茶 埠人包少茂成了全国美协会员。。。。。。 
       是的,岷县文艺界正在悄悄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管是文学还是艺术都正在由幼稚走向成熟,由传统 走向现代,由保守走向开放。 
       总体来看,我个人粗浅的认为,近年来岷县文艺界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文艺创作的队伍日趋庞大,稳定,并逐渐向专业化方向发展。 
       本人粗浅,亦未作详细调查,目下,全县范围内究竟有多少人从事文学和艺术创作,手头尚无准确数字。只就当前散见于报端杂志的和自己所熟悉的“文化圈子”来作“窥豹”之见。我觉得近年来岷县的文艺创作队  伍在数量上不断壮大,展现出了后继有人的良好局面,而且日趋稳定,年龄结构也日趋合理。既有李磷,景生 魁等一批老年文艺创作队伍,又有诸如马步斗,洮声,包晓祖,辛忠俊等一批中青年文艺创作队伍,更有一批读书成长的少年爱好者。本人曾经翻阅过《叠藏河》《岷州文学》《星光》等一些杂志和校刊,常常被一些散 见于其间的学生习作惊讶,感动着,有时甚至无地自容。文学界是这样,书画界亦是如此,在书画界,既有赵 维昌,刘光裕,岳兆雄一批老年人勤耕不缀,又有王均,包晓钟,李旭平,卢芳俏等中青年笔不厌手。这些文艺工作者或爱好者们,虽然绝大多数为业余人员,但大都把文艺创作看作一种事业,忙里偷闲,勤耕不缀,形 成了一个稳定的创作群体,而且绝大多数人专业稳定,精益求精。如马步斗的小说,李磷的散文,包容冰,辛忠俊的新诗。同时也涌现出父子同耕,兄弟并驾,夫妻比翼的堪称文坛佳话,足以流传百代的景象。 
         二是文艺作品数量众多,内容丰富,成果丰硕,展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喜人局面。 
         只要你是一个文艺爱好者,如果你稍加留神,就会发现近几年中岷县文艺创作者的佳作精品时不时地见诸 于报刊杂志,能够充分体现出作者即时的精神风貌和人文精神。别的不说,光就集结成册的罗列出来就有好一长串,如马步斗先生的《太平寨》《米州天下》,李磷先生的《耕耘集》《文史漫笔》,其他诸如景生魁的 《群山的呼唤》,包容冰的《我的马啃光带露的青草》,地方戏剧本《山花情缘》等等,展现出一幅流光溢彩,色彩纷呈的可人景象。这些作品,内容涉及文史经哲,丰富多彩,既有广阔社会图景的展现,又有小知识分子的内心独白;既有社会生活的热情讴歌,又有个人生活的浅唱沉思;既有对改革开放三十年人民生活取得天翻 地覆变化的颂扬,又有对转型时期社会上假恶丑沉渣泛起的鞭挞。 
       三是体裁广泛,风格各异,诗文杂说皆有涉猎,呈现出众星灿烂的繁荣景象。 
      我曾翻阅过一些人的作品,也曾留意过这些年来异彩纷呈的岷县文艺现象,最令人震动的就是那情态各异 的建筑美,毋庸置疑,这几年的岷县文坛就体裁而言几乎是无所不在,且都已结下了丰硕的成果。小说有马步 斗的《太平寨》,散文集有李磷的《文史漫笔》。这些且都不说,就诗歌而言,亦是老幼相竞,新旧互争的局 面。格律诗有《陇岷诗坛》因袭传统,现代诗有辛忠俊,包容冰各有千秋,新闻通讯有孟万春,文华清的《耕 耘集》《岁月流痕》,就连一般人不愿涉足的杂文,也有樊学艺前辈的作品独树一帜,其他如张勤的诗,王建 国,包孝祖的乡土文学,剧本《山花情缘》等等,众星灿烂,百花争春,不一而举。为文如此,书画依然,包 少茂,包晓钟的山水,李旭平的意笔人物,卢芳俏的工笔花鸟,胡守一张海生的牡丹,王均的印,刘光裕的指 画,陈理,胥照平的油画,包新田的摄影等等。本人粗浅,学识有限,不敢对各人,各家的作品风格妄加品论,恐言之不确,怡笑大方。但也常常粗浅的感受到岷县文艺作品风格迥异。有的平实,有的清秀,有的深情,有的俊逸,自成千秋。 
       当然,我们在看到岷县文艺作品众星灿烂的繁荣的同时,也应看到它毕竟才起步不久,不管是在主题还是 反应生活的广度深度上,甚至是作家自身的文化素养上还存在着很大的不足。集中体现是保守,这一点不论是 在作家的创作还是作品的内容上都充分体现出来。首先是作者的保守,岷县的文艺工作者大都很保守,相对封 闭不注重交流【包少茂除外】。个别人甚至保守的有点偏激。我曾遇到过这样一件事,从中可以感受到一点。有次,我去一位业余文学创作的同学处串门,推开门,他正在写作,一见我,起身让座却迅速将新作压在书案 下边,我欲索来先睹为快,他打了个哈哈一脸不自在的“顾左右而言他”,打有偷窥隐私之嫌,同学尚且如此,况他人呼!由此我想起有一位大文豪每写出文章来,先送给身边亲友拜读品论后再作计较,两相一比保守之情 不言自明。文者如此,画者更甚。据我所知,岷县稍有名气的书画者能当众作书写画者实属寥寥。其次是作品 的保守,缺乏时代精神。我不是一名专业文论者,也没有通读过各家作者的全部作品,但仅凭所读过的那些作 品,就能深深地感受到作品的保守。这些作品,大多展现了小知识分子的内心独白,或作者自我感受和 情感体验,缺乏浑厚的社会内容和时代精神,而恰恰是这部分作品读来感情真挚,语言精确,有较高的艺术成 就。形成这种现象的真实原因是由于作家的保守,封闭的生活和创作造成了作品的保守,从而弱化了作品对时 代精神的提炼和反映,对传统的过分笃信,恐怕是其中最为深厚的原因了。 
         我们生存的时代是一个全新的时代,它崇尚一种全新的开放精神,越是开放,就越能取得成功,包少茂正 是这样,所以才越走越远。韩愈说“文以载道”只有从传统中走出来批判地继承精华才能够以全新的开放的方 式从事文艺创作,也才能达到正真意义上的主题的升华。走出传统,更重要的是要从传统的心理状态中走出来,脱掉心中的那件孔乙己的长衫。。。。。 
       夕晖昏黄,层林尽染,手捧《耕耘》《耕余》二集,独自徜徉在乡间小路,望《太平寨》上《李家铺》的烟囱中飘出浓浓的白烟,内心空荡荡的,任《我的马啃光带露的青草》,无意于《岁月留痕》,清唱着《山花情缘》,沉思良久,良久。。。是的,也许这才是《群山的呼唤》。 
                                                               
                             
       
                                                                               时壬午年春月于清笔阁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