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江月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闲坐观白云,移步赏蛙趣。

 
 
 

日志

 
 
关于我

移枕疏懒腰,掩卷春日长。 山幽闻鸟语,林静听泉声。 开门见山高,草落知风劲。 雷动归禽疾,雨过山林秀。 万籁此俱寂,唯余露珠鸣。

网易考拉推荐

明清时期岷州地区土司略述<原创>  

2009-11-04 23:3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岷州“西亘青海之塞,南临白马之氐,东连熙巩,北并洮叠。内则屏翰蜀门,外则控制边境,为熙河重地”?,史载“岷西临极边,番汉杂处”?,特殊的地理位置,复杂的民族关系,一直就为历代中央政府所重视,秦穆公时岷州纳入秦国版图,置临洮县,汉时为陇西南部都尉驻地,三国时魏蜀多次争夺,唐时陷于吐蕃,至宋神宗时方才收复,元时属巩昌等处总帅府管辖,明置岷州卫,清初因之,雍正八年改岷州。对于岷州地区的治理,历代中央政府采取了不同于内地的政策,尤以明清设置土司制度为最。而岷地土司制度又不同于四川、云南等处典型土司制度,采取了卫所土司与僧纲土司并用的办法,故《明史》岷州土司不入于《土司传》而入于《西域传》。

一、土司制度简述

土司制度起源于“羁縻政策”,《索隐》引《汉官仪》说:“羁,马络头也;縻,牛紖也。《汉官仪》云:‘马云羁,牛去縻’,言制四夷如牛马之受羁縻”④。“羁縻政策”的比方,有歧视、侮辱之意,其政策的实际意义是:封建王朝对少数民族的统治,是通过少数民族的酋领来实现,即朝廷封授少数民族地区酋领一个职官称号,不过问其内部事务,仍是由少数民族的酋领世领其地,世长其民,只要对朝廷表示臣服就行了。“羁縻政策”是自秦迄宋封建王朝对西、南部少数民族统治实行的较为宽松的政策,在秦、汉伊始实行时,不过是略为管束,加以笼络,不使其生异心而已。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封建王朝统治的深入,至唐、宋时,才渐次趋于强化。至元、明、清时,发展、演化成为较为严格的“土司制度”。

元王朝对西、南部少数民族的治理,在总结了历代封建王朝特别是唐宋以来推行的羁縻政策经验的基础上,又有了新的发展,元王朝为了加强对少数民族酋领的驾驭与控制,创立了“蒙、夷参治”之法,官有“流”、“土”之分,于是开始了土司制度。元代的土司职官有宣慰、宣抚、安抚、招讨、长官、总管、土府、土州、土县等。

明代是土司制度完备时期。《明史》卷三百十载:“踵元故事,大为恢拓,分别司郡州县,额以赋役,听我驱调,而法始备亦。然其道在于羁縻。彼大姓相擅,世積威约,而必假我爵禄,宠之名号,乃易为统摄,故奔走为命。然调遣日繁,急而生变,恃功怙过,侵扰益深,故历朝征发,利害各半。其要在于抚绥得人,恩威兼济,则得其死力而不足为患。”⑤。明代土司设置,是从湖广开始,渐次向西南展开,最后在整个西南部少数民族地区遍置土司。明代土司据龚荫统计,共计有一百六十家。⑥明代的土司职官有宣慰、宣抚、安抚、招讨、长官、指挥、千百户、土府州县等。

清代为土司制度衰落期。清代土司制度“因明制”⑦,只在明代土司制度的基础上稍加损益。自雍正年间以后,土司制度逐渐在一些地方衰落、消亡。清代土司数字据龚荫统计共一千七百七十九家⑧。

土司制度是建立在奴隶制和领主制社会经济基础上的,自明代后期以来,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地主经济先后在一些较发展的少数民族地区发展起来,土司制度赖以生存的基础即行崩溃,从明代后期开始,朝廷即逐步实行改土归流的政策,雍正四年,清王朝进行了全国性的大规模改土归流,在之后渐次消亡,在历史上存在了七百多年的时间。

二、明清时代岷州土司概述

岷地番汉杂处,《明史》上说:“西番,即西羌,族种最多,自陕西历四川、云南西徼外皆是。其散处河、湟、洮、岷间者,为中国患尤剧。汉赵充国、张奂、段颎,唐哥舒翰,宋王韶之所经营,皆此地也。”⑨因此,明王朝对岷地的治理相当重视, “洪武三年六月乙酉(1370.7.2),故元陕西行省吐蕃宣慰使何锁南普等,以元所授金银牌印宣敕,诣左副副将军邓愈军门降,及镇西武靖王卜纳剌亦以吐蕃诸部来降。先是,命陕西行省员外郎许允德招谕吐蕃十八族、大石门、铁城、洮州、岷州等处,至是何锁南普等来降。” ⑩“洪武四年正月辛卯,以何琐南普为河州卫指挥同知,朵儿只、汪家奴为佥事。置所属千户所八:曰铁城、曰岷州、曰十八族、曰常阳、曰积石州、曰蒙古军、曰灭乞军、曰招藏军,军民千户所一:曰洮州,百户所七:曰上寨、曰李家五族、曰七族、曰番客、曰化州等处、曰常家族、曰爪黎族,汉番军民百户所二:曰阶文扶州、曰阳咓等处。”11陆续在岷封授了一些世袭土司。据龚荫《中国土司制度》的资料及笔者依据地方志书《岷州卫志》、《岷州志》、《岷州续志采访录》等资料的统计,明代在岷州封授的土司有岷州卫土指挥使马氏、岷州卫土指挥使后氏、岷州卫土指挥同知包氏、岷州卫土指挥同知虎氏、岷州土副千户赵氏、岷州麻龙里土百户赵氏、岷州闾井土百户后氏、岷州土百户马氏、岷州番僧纲司国师后氏(祥见下文诸家土司)共九家。

从土司职官的封授来看,有两种类型:一为元朝投诚官员封授。如土指挥使马氏、土指挥使后氏、土指挥同知虎氏等。一为当地部落首领,因功封授。如土副千户赵氏、麻龙里土百户赵氏、闾井土百户后氏、土百户马氏等。这也与《明史》“洪武初,西南夷归来,即用原官授之”,“以劳绩之多寡,分尊卑之等差”12的记载相吻合。岷地清代土司主要是前朝土司投诚后封授的,从清康熙四十一年成书的《岷州志》记载来年看,清王朝在岷封授的土司计有土副千户赵氏、土百户马氏、土百户后氏、土百户赵氏、土百户后氏、番僧纲司后氏六家,至光绪三十年左右成书的《岷州乡土志》记载,仅存土百户马氏、土百户后氏、土百户赵氏、番僧纲司后氏四家。

岷地土司从类型上划分,可分为卫所土司制和僧纲土司制两种,与典型的土司制度相比有着明显的特点。

典型土司制即《明史》所传之“腹里”土司模式,它主要存在于中南的两湖和西南的贵州、广西、云南、四川等地,是明代土司制度的主体。在这些少数民族聚居地带,明朝政府承元旧制,广封土官。其设置为文职和武职两种:文职土官设官一如府州县,职衔有土知府、土知州、土知县及其下属的土同知、土通判等,品秩如流官;武职土官袭元制,但宣慰司由元行省之下、郡县之上的一级机构改为专设于少数民族地区,职衔有宣慰使司宣慰使、宣抚司宣抚使、安抚司安抚使、招讨司招讨使、长官司长官及其下属的同知、副使、佥事等,品秩自从三品至从七品,凡九级。这些土司之官无论是行政建制还是军政建制都是世袭罔替,对下有辖治土民、领管土兵的权力,对上则须行朝贡、纳赋甚至奉旨出兵绥靖一方的职责,而且往往有品无俸。

卫所土司制作为明代土司制度的一种,其主要特点是用卫所这种军政建制来容纳土司,以卫所军官职衔来封授土官,以卫所这种军政制度来统管土司辖区。洪武初,朱元璋平定陕西后,随即两次遣官招谕西番,甘青地区元故官纷纷纳款,西番各卫岷州、庄浪、临洮随后渐次设立。在各卫设立的过程中,明政府就地安插归降的元朝故官,使之辖治本土番人。土流参治的卫所土司制是中国历史上较为独特的一种少数民族的管理制度,它是从古老的纯羁縻制度向改土归流实现郡县一统的过渡体制,明政府巧妙地把它应用于西北边防。其特点主要有:一是土参流,流管土,土治番。即设土官来辅佐流官,流官监管土官,藏族人民由本地土官来分片管理。二是土司形式上被纳入明朝的世官体系内。明朝中期以前,其兵役制度主要依赖于卫所制度的世军制,中下层武官也是实行世袭传替制度,其“世官九等,指挥使,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卫镇抚,正千户,副千户,百户,试百户,所镇抚。皆有袭职,有替职。其幼也,有优给。其不得世也,有减革,有通革。”13土官之被纳入当地卫所,被授予卫所军职,说明了土官已不仅仅是土官,同时也成为卫所职官,而且诸卫所领之土官,从承袭上来看,都是完全符合明王朝的世官制度的。三是土官土兵征调相对频繁。一般土官都有奉调出土兵靖绥地方的义务,但是,较之其他类型土司制下之土官,诸卫土官征调相对频繁,这也说明了明廷对西番土司武装极为重视。

僧纲土司制度源于元朝政府的崇礼藏传佛教,以藏传佛教为手段,僧俗并用治理藏区。到了明代,洪武皇帝更是因地制宜,广封众建,期以教固政。洪武初,招抚罕东部之后,太祖遂“立西宁僧纲司,以三剌为都纲司。又立河州番、汉二僧纲司,并以番僧为之,纪以符契”之后,“帝以番俗惟僧言是听,乃宠以国师诸美号,赐诰印,令岁朝”。僧官名号按其级别有法王、王、西天佛子、大国师、国师、禅师、都纲等。各级僧官,均由明中央直接任免。僧职土司也具有分土司民,职位世袭,并往往接受明政府的敕封等特征,但较之其他土司,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作为僧官,又有区别于内地僧官的一些特点:一是受僧录司管辖,而隶属礼部。明朝制度,“僧、道录司掌天下僧道。在外府州县有僧纲、道纪等司,分掌其事”。皆为“设官不给俸,隶礼部”。此同于一般僧纲,而异于俗界土司的辖于五都督府,隶于兵部。二是其承袭传替稍异他类土司,多为侄承叔职,而辅以父子相传。三是僧纲司之僧官土司以寺院为中心,领有土地,辖治土民,甚至有少量土兵,领有一定土地作为僧人的经济保障。僧官土司都是以寺院为中心,往往是建寺后明廷始授世职僧官。三是僧职土司也参与明廷的军事政治行动,但较之俗界,其范围受到限制。番僧参与明政府在西北的政治军事行动,多为助明廷招降番部。

从岷地土司的改土归流情况来看,受朝廷特别是清初雍正年间大规模推行改土归流政策的影响较小,仅有土百户赵氏、闾井土百户后氏由于骄纵不法,先后于清雍正、光绪年间先后被改土归流。其原因既与清王朝对甘肃土司的评价:“有捍卫之劳,无悖叛之事。”甘肃“土官易制,绝不类蜀黔诸土司桀骜难驯也”有关,也与岷地民情有关,《明史》载:“番人恋世官,而流官又不乐居,遥寄治他所”,故此,岷地土司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

三、明、清时期岷地土司家族分述

岷州土百户马氏

治所在今甘肃宕昌县城南。马纪东,相传汉伏波将军后裔,元至正(公元1341年至1368年)间,因防守哈达川九族,授指挥使职,立家岷州卫。纪东卒,子珍继职,明洪武间以功授世袭土官百户。珍卒,子进良袭职。进良卒,子都宗袭职。都宗卒,子成袭职。成卒,子应龙袭职。应龙卒,子世福袭职。世福卒,子存仁袭职。存仁卒,子国辅袭职。国辅卒,弟国安袭职。国安卒,弟国栋袭职。清顺治二年(1645年),国栋率众投诚,授原职,康熙十三年(1674年),以征剿捐助功,部给署都司佥书札付。国栋卒,子任远袭职,由武举立功题叙任文县营守备,土务不能分理,以子天骥委替。天骥卒,子绣袭职。绣卒,子映星袭职。映星卒,子乾袭职。乾卒,子广臣袭职。广臣卒,子荣袭职。荣卒,子承烈袭职。承烈卒,子继贤袭职。管中马番人一十六族,把守隘口一十六处。

岷州卫土指挥使(后降土百户)后氏

治所在今甘肃岷县中寨镇小寨村。其先波忒国(吐蕃、土伯异译)人,后居岷州为萨底族。始祖堪布底节,于金泰和三年(1203年)从征西夏,后命镇抚叠州。堪布底节子哈撒儿,于蒙古成吉思汗时,曾随征乃蛮部。哈撒儿子朵儿只班,元末任甘肃行省平章。明洪武二年(1369年)投诚,授宣武将军。十年(1377)作岷州卫都指挥,敕金简诰命,赐姓后。朵儿只班子安,袭锦衣卫佥事,调大宁卫,洪武十三年(1380年)升指挥同知,二十年(1387年)掌大宁卫事,二十六年(1393年)授镇守岷州指挥使,征计交河阵亡。安子能,以你阵亡,由袭职指挥同知升指挥使,宣德二年(1428年)征松潘羌夷有功,升陕西都指挥佥事,正统元年(1436年)以都指挥镇守岷州卫。能子泰,袭指挥使职,成化五年(1469年)征番羌有功,升陕西都指挥佥事,奉敕守备岷州。后成功,安三世孙,弘治九年(1496年)袭指挥同知,旋以军功升指挥使,赐金甲、铁券。后通,朵儿只班三世孙,成化五年(1469年)任岷州卫中所镇抚。通子辅,从征口凤沟阵亡,赠指挥使,无子。后光基,安四世孙,正德间(1506-1521年)袭岷州卫指挥使,旋调镇守临洮等处地方。光基子良儒,嘉靖二十年(1541年)袭指挥同知。良儒子永亨,袭职。后成明,能季子,景泰间(1450-1456年)守御洮州。成明子璋,成化间(具体时间不详)随征乌斯藏有功,授世袭土官百户。璋子国用,袭职。国用子良伏,袭职。良伏子尚仁,万历间(具体时间不详)袭职。尚仁子继臣,给札管理土务。继臣子之隆,给札管理土务。之隆子永庆,清初为外委百户,康熙三十年(1691年)札委任事。永庆孙发葵乾隆九年(1744年)实授土百户。管土民四十一庄,户四百四十,纳仓斗粮一石三升有奇。发葵子鳌,袭职,卒,无嗣。鳌侄佐卿,袭职。佐卿子绪统,袭职,时管土民二百九十名,守隘口四。绪统子朝凤,咸丰年间袭职。朝凤子溎,同治年间袭职。溎子仰玺,清末民初袭职,民国二十七年改土归流。

岷州卫土指挥同知包氏

治所在今甘肃岷县境。包阿速,岷州人,波忒国三叠族,为岷州卫土指挥同知(何时授只不详)。速卒,子鬼儿袭职。鬼儿卒,子曾袭职。曾卒,子海袭职。海卒,子虎袭职。虎卒,子贵袭职。贵卒,子世英袭职。因档卷毁损,后不知所终。

岷州卫土指挥同知虎氏

汉所在今甘肃岷县境。虎舍那藏布,番族,元洮州元帅府达鲁花赤。明洪武三年(1370年)投诚,授河州卫正千户。舍那藏布子朵儿只藏布,袭职,洪武十二年调岷州卫中所正千户。朵儿只藏布子盘,袭职。盘子忠,袭职。忠子文,袭职。文子雄,正德间(1506-1521年,确切时间不详)袭职,升指挥佥事。雄子振,袭职,升岷州卫指挥同知。振子臣,袭职。虎勇,振次子,万历初(1577年前后)袭指挥同知,十一年(1583年)任西固守备,升甘州、陕西都司,二十五年(1597年)任岷州卫指挥使。虎翼,振子,袭指挥同知。勇子符,万历中(1593年前后)袭职。四十一年(1613年)授岷州卫指挥使。虎标,虎臣曾孙,袭职。清后停袭。

岷州土副千户赵氏

治所在今甘肃岷县寺沟乡多纳村。岷州绰思觉,革耶族生番,明宣德(1426-1435年)间授土官副千户。绰思觉子豁节,当袭,未授职。豁节子赵徵,袭职,始姓赵。徵子应福,袭职。应福子居化,袭职。居化子国臣,万历(1575-1620年)间袭职。国臣子宏基,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投诚,授副千户职,扣因案革除。宏基堂弟宏元,康熙十四年(1675年)以征洮、岷功,仍袭副千户职。宏元子廷贤,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袭职,雍正初(1727年前后)因参与黄番起事,改土归流。

岷州麻龙里土百户赵氏

治所在今甘肃宕昌县理川镇附近。党只官布,明洪武初授世袭土官百户,管番民峪儿族、达竹族、札细族三族,五十一户,守隘口十。党只官布卒,子伊世登住(又译作闹住)袭职。伊世登住卒,子赵增辉(原名池住,自此代用汉姓名)袭职。增辉卒,子威(原名坚指登住)袭职。威卒,子运臻袭职。运臻卒,子应臣袭职,清初投诚授外委土官。应臣卒,子之鼎袭职,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授土官百户,管番民三族八庄,户二百三十九,纳仓斗粮七斗六升有奇。之鼎卒,子文暹袭职,旋因案革职人。文暹卒,弟之英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代理土务。之英卒,文暹子世兴袭职。世兴卒,子名俊袭职。名俊卒,子永清袭职。永清卒,子呈瑞袭职。呈瑞卒,子邦桢袭职。邦桢卒,子士林光绪间袭职,后不详。

岷州闾井土百户后氏

治所在今甘肃岷县闾井后治村。祥古巴子,岷州闾井人,洪武二十八年(1395年)以功授世袭土官百户。祥古巴子卒,子达节袭职。达节卒,子胡纳令住(又译作古纳令住)袭职。胡纳令住卒,子后恩(始用汉姓汉名)袭职。后恩卒,子后承祖袭职。后承祖卒,子后希魁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投诚,授外委百户。后希魁卒,子后国玺袭职。后国玺卒,子后君宠袭职,旋因案革职。后君宠卒,弟后君遴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奉委管事。后君遴卒,后君宠子后荣昌乾隆元年(1736年)实授土百户。管土民十一庄,户一百四十八,纳仓斗粮一斗五升有奇。后荣昌卒,子后汝元袭职。后汝元卒,侄后建勋袭职。后建勋卒,子后尔钧(又作后尔均)袭职。后尔钧卒,子后裔盛(又作后裔威)袭职。后裔盛卒,子后振兴袭职。光绪初改为土把总,所辖土民八十一户。旋改土归流,隶闾井里。

岷州土百户马氏

治所在今甘肃岷县境。土人党只秀,岷州卫人,明洪武初授世袭土百户。党只秀卒,子马进(始用汉姓汉名)袭职。马进卒,子马英袭职。马英卒,子马麟袭职。马麟卒,子马升袭职。马升卒,党只秀五世孙马登云袭职。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为西固营守备。马登云卒,马升子马廷祥袭职。马廷祥卒,子马化龙以生员袭职。其后不祥。(节录自龚荫著《中国土司制度》)

番僧纲司后氏

治所在今甘肃岷县茶埠镇。先祖战答而斡,波忒国三叠人,为唐代镇守西鄙疆界官,至十七世祖定而迦,元世祖时因守土掠地之功,授宣尉使职,定生二子,次子阿波赤,授都元帅职。阿生五子,长子扎释巴,袭都元帅。扎释巴,生十八子,四子藏卜巴授院判职。藏卜巴生四子,四子班丹扎释。班丹扎释十岁时出家,宣德间,皇帝因其奉使西域累著劳勋,封为净觉慈济大国师,后又加封弘通妙戒普慧善应辅国阐教灌顶净觉慈济大国师、弘通妙戒普慧善应慈济辅国阐教灌顶净觉西天佛子大国师、大智法王等封号。班丹扎释之孙录竹尖挫,明成化年间,用征番有功,封宏济光教大国师。数传至只即丹子,任岷州卫番僧纲司,康熙十四年吴逆(即吴三桂)之变纠土兵恢复洮岷有功,赐诰授宏济光教国师。丹子侄达节,康熙三十二年承袭。传至尖采宁卜,于康熙五十年停袭国师,以始祖前例,袭番僧纲司,历六世至一世桑介。管招中寺院三十五处。

四、岷州地区实施土司制度的评价

明清时期在岷地实行的土司制度,其积极作用是:

一是强化了中央政府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治理,维护了封建国家的统一。岷县由于前文提及的特殊地理位置,一直处于汉民族与少数民族的分界地带,自唐至宋初,为吐蕃所割据,中央政府对岷地难以实行有效的治理,自明清以来,通过实行土司制度,封授土官,并制定了土司的承袭、贡赋、征调等一系列办法,对岷地进行了有效治理,实现了“西番为中国患尤剧”到“以故西陲宴然,终明世无番寇之患”。

二是加强了中央政府同少数民族的沟通和联系,促进了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由于土司制度的建立,各土司均需向朝廷进贡纳赋,特别是明政府规定土司必“赴阙受职”,使少数民族贵族同中央政府的联系加强了,同时土司作为中央政府在当地统治的代理人,为加强与内地的联系,还经常整修道路,如《岷县志》记载:“顺治十八年,宕昌土司马国栋及群众600多人捐助、和尚郭德义募化,历时三载,修通礼县、闾井里草坝五行山山崖道路”,为进一步扩大少数民族地区与内地的联系创造了必要的物质条件。少数民族地区与内地的沟通,促进了内地的先进文化、生产方式向少数民族地区的传播。在建立土司制度的同时,对土司地区的文化教育也较为重视,为了笼络土司,朝廷给予了土司子弟入国子监读书的特殊待遇,促进了土司地区文化的发展。据康熙《岷州志》记载,在明清有记录的举人中,藏族占了一名,可见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化的确有了长足的发展。

三是土司武装力量在保境卫国中发挥了重要任用,维护了社会的稳定。由于土司地区“窃发时起,则彼我征调,颇易为力,因之设土兵相制之法。”土兵的建立,是以蛮制蛮的需要,而其发展则是由于明代中叶后卫所兵制不断瓦解而逐步壮大起来的。土兵建立后,一方肩负着保境卫民的职责,如前文所及,土百户马氏管中马番人一十六族,把守隘口一十六处,土指挥使后氏,管土民二百九十名,守隘口四。一方面由于还要承担征讨的任务。以蛮治蛮这是历代统治者惯用的手法,如前文所述班丹扎释之孙录竹尖挫,明成化年间,用征番有功,封宏济光教大国师。数传至只即丹子,任岷州卫番僧纲司,康熙十四年吴逆(即吴三桂)之变纠土兵恢复洮岷有功,赐诰授宏济光教国师。

不足之处是:

一是没有彻底改革农奴制性质。土司制度的设立是建立在奴隶制和领主制社会经济基础上的,从生产力发展的角度来说,是一种落后的生产形态,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这也就从根本上决定了土司制度逐步衰亡的命运。

二是土司对土民的剥削和压迫。由于土司制度的特点,朝廷一般对土司管辖范围内的内部事务不进行干涉,实行由土司自治,故土司对土民的剥削和压迫也是十分残酷的。如《岷州续志采访录》载:“多纳土司赵某骄纵不法,至今人谈其迹甚夥。尤甚者,如民间初婚之妇,必先召入供役,然后遣归;修署用砖瓦数十万,役民运瓦,自陶所至署二十六里,排立而以手传致,不得用车马。其它横征苛敛,不可枚举。番民不堪其虐,赴辕控告。”14有一民谣也道出了这一现象:“赵土官,管西番,西番管的伤心了,皇状背上进京了。”

 

注释:

?《岷州志校注》清康熙二十六年《岷州卫志》形胜条P3。岷县志编纂办公室,1988

?《岷县志》第二篇《行政建置志》P76-P77。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清)张廷玉《明史·西域传二(简体字本)》P5728。北京:中华书局,2000

④《史记》卷一百一十七《司马相如列传》第五十七,中华书局标点本第九册,P3049-3050

⑤(清)张廷玉《明史(简体字本)》卷三百十《土司》列传第一百九十八P5345。北京:中华书局,2000

⑥龚荫著《中国土司制度》P57-P62。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1992

⑦《清史稿》卷五百十二《土司一》列传二百九十九,土司传序。中华书局标点本P14204

⑧龚荫著《中国土司制度》P115。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1992

⑨(清)张廷玉《明史(简体字本)》卷三百三十《西域传二》列传第二百十八,P5723。北京:中华书局,2000

⑩《明实录·太祖实录》,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校勘影印本,卷五十三,第12页下;

11《明实录·太祖实录》,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校勘影印本,卷六十,第4页上。

12(清)张廷玉《明史(简体字本)》卷三百十《土司》序, P5345。北京:中华书局,2000

13(清)张廷玉《明史(简体字本)》卷七十二《职官一》志第四十八, P1169。北京:中华书局,2000

14《岷州志校注》清光绪三十三年《岷州续志采访录》宦迹条P479。岷县志编纂办公室,1988

明清时期岷州地区土司略述原创 - 清江月 - 清江月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